为有源头活水来:人工智能时代编辑人员新思维
发布时间:5/9/2019 2:19:42 PM 浏览次数:972
分享到:

摘要:经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双重改造,新闻传播领域的业态发生了根本性的质变。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广泛运用到新闻传播领域,编辑的工作也在持续拓展和调适,编辑也经历了被边缘、被裁撤又荣耀回归的过程。当下,编辑的互联网思维与媒体思维的碰撞与融合,会助益媒体为用户提供更加优质的增值服务,进而实现更多价值创新。故而,人工智能时代对编辑人员的思维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关键词:人工智能  编辑素养  新思维
中图分类号:G238
  传统主流媒体发展可谓举步维艰,由于传统主流媒体在新闻内容生产领域一直未能将受众资源有效地转化为互联网时代的用户资源,导致了其在人工智能时代拓展信息增值服务方面步履蹒跚。而人工智能时代给新闻传播领域带来了颠覆性变革,它不简单逼迫传统主流媒体走向融合转型之路,而是在新闻的生产、传播、消费等环节完成信息的增值服务,是对新闻资讯传播方式和消费情境的变革转换。因而基于时代变革,身处中枢核心地位的编辑一定要运用新思维,助益媒体为用户提供更加优质的增值服务,实现更多价值创新,主要包含以下几种思维。
一、“清水出芙蓉”的内容调控思维
  在人工智能时代,编辑需要拥有内容调控思维,首先是基于智能化新闻生产模式下的人机协作需要。利用算法自动从结构性大数据中抓取生产的机器人新闻写作,开启了新闻生产模式的新样态。腾讯的Dream writer、新华社的“快笔小新”、今日头条的“张小明”、阿里巴巴与第一财经共同推出的“DT稿王”和南方都市报的“小南”等新闻写作机器人,都已经成为当下新闻生产的主力军。它们都不仅擅长处理海量数据信息,而且能够做到智能写作、智能编辑、智能审核。在2017年四川九寨沟地震中,写作机器人撰写的《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的速报,全文共585个字,用时仅25秒,成为全球首条关于该次地震的新闻报道。写作机器人已实现了“在不到1分钟的时间里,能够在海量信息里抽取写作需要的资料和素材,并且可以写出数篇文章”①,如此快速的策划、写作与发布,让传统编辑只能望洋兴叹。学界有人兴奋地欢呼写作机器人开启新闻生产模式变革,更有人为记者和编辑这个职业表示忧虑。然而,就现状而言,无论从对人工智能最开始的新闻模板制作,还是对海量数据的抓取再到人机交互的新闻生产,都需要编辑的调控以及与程序设计者一道并肩努力,每一次智能化新闻实践的背后都有编辑们的默默坚守。
  不过,目前的智能化新闻生产大多运用在财经新闻、体育新闻、自然灾害新闻报道等具有一定模板化写作模式的领域。客观来看,人工智能生产的新闻内容,除了极个别新闻能成为“爆款”外,大多数新闻内容都归属于长尾新闻范畴。在“长尾理论”模式下,人工智能生成的新闻内容仅作为新闻制作生态系统的一部分,编辑需要发挥内容调控思维,合理统筹调配记者资源,将处在长尾中的新闻内容,尤其是那些简单再现的模式化的新闻工作交由人工智能来完成,将记者从重复简单的写作中解脱出来,用于调配完成对真相、意义和价值的深层次阐释挖掘的深度报道的写作。深度新闻写作,需要调动编辑和新闻记者主观的创意和抽象思维,而人的主观能动性、创造性以及对社会环境和人文情怀的理解正是机器人难以代替的。
  早在2016年,国内著名新闻学者彭兰教授就认为:“未来的整个新闻写作会变成一种人机合一的写作体系,机器会帮助我们发现选题”②。人工智能的出现,不仅不会削弱新闻生产者的主体性地位,其主体性反而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强化。编辑的内容调控思维,就是让记者在人工智能时代发挥自身优势,完成更多“爆款”新闻产品。如美国著名新闻博客公司Mashable在智能新闻生产模式下,完美诠释了人机合一的写作模式,它研发出一种可以捕捉互联网文章的数据分析软件,以此分析社会舆论的关注焦点和未来舆情走势,并预测下一个将会成为全民关注的“爆款”文。其数据分析软件的研发目的,即为编辑调控辅助新闻记者对相关话题进行跟踪和报道。具体来说,数据分析软件会依据社会化媒体用户在社交软件上的点击、分享、点赞、评论等互动行为生成一个供应热度曲线,并用横轴代表时间走向,纵轴代表用户的信息供应需求量。在大数据采集中,当某一话题的热度呈现不断上升趋势时,Mashable的编辑就会及时对相关内容进行调控,对与该话题有关的内容进行及时“供应”,从而实现新闻的“爆款”。
  在人工智能时代,编辑需要拥有内容调控思维,其次是基于驱逐“污水”的现实需要。新闻肩负着涵化受众的社会职责,所以在传统编辑人员思维中,向用户提供优质水源是不证自明的,传统编辑的理论、专业知识与语言文字等编辑修养和编辑的选题、组稿、审稿、加工原稿、整理发稿和读校样等“编辑六艺”,都保障了它提供“清如许”的优质水源,也正是因为编辑的专业思维和职业坚守,优质水源源源不断地输入社会大系统之中。但是在智能化新闻生产时代,编辑需要发挥内容调控的思维,才能保证为用户提供的是“清水出芙蓉”般的优质内容。所以,编辑人员的内容调控除了要调控最优质的水源之外,还要对虚假新闻和低俗媚俗的新闻内容进行调控。因为在智能化新闻生产时代,编辑的部分工作和职责让位给人工智能来完成后,在资本利益的商业驱动下,难免会出现“污水”驱逐“清水”,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现象。因而编辑对新闻内容的把关与筛选是不可或缺的首要职责。
  在人工智能时代,编辑要充分发挥内容调控思维,利用算法模型的不断优化升级优势,科学地对分词词表的样本数据标注,建立机器模型,捕捉用户的互动回馈和留言评论,形成严谨的关键词库。编辑还需要及时审核机器模型识别出来的被放进“疑似虚假谣言池”的内容,将最优质的水源优先调控给用户,主动调控把关水源质量。在后期内容调控环节,当编辑发现放入谣言池的文章为不实信息后,不仅要对该文章标注谣言的标签,并通过优化低俗分值词来干预该低俗文章的推荐和分发,还需要及时利用人工智能的有效算法,对点击该条信息的用户及时推送辟谣文章。编辑的内容调控思维就是通过对信息传播的调控,采取严格的阈值限制方式,禁止“污水”文章的分发与展示,以确保智能化新闻生产时代提供给用户的都是最优质的水源。
二、“引水新渠净”的算法干预思维
  2017年被认为是人工智能元年,人工智能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实践之中。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③。此外,国家在2017年也开始实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旨在促进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提升制造业智能化水平,推动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已引发了传统新闻传媒行业在生产端、分发端和接收端的革命性转变,新闻的编辑发布权正在从有血有肉的个体逐步让渡给算法④。以Facebook为例,其每日热门话题的编辑、推荐和排名都由人工智能算法所决定。⑤
  在人工智能时代,越来越多媒体和新闻平台都纷纷瞄准为用户提供新闻内容的新兴市场,以此增加用户对平台的黏性和依赖。编辑一面在内容上要保障向用户提供的是优质的水源,另一面要满足用户对精准信息的个性化需求,实现传播领域中的长尾信息价值,进而实现信息的增值。而长尾信息的传递,首先需要的就是编辑对新闻的细分,要将新闻的主题细分为不同子主题,然后再垂直向下一级细分下去,以实现少数人对非主流长尾信息的需求,完成真正意义上的新闻内容的私人订制。福柯曾言,分类是一事物区别于其他事物的根本。在新闻传播大系统中,聚合的用户需求越多,分类也就越准确,自动化的私人订制就越能吻合用户需求。而信息私人订制的实现,恰是基于对用户自身人物画像和兴趣图谱的大数据算法分析后,完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的结果。在新闻分发实践环节,诸多新兴媒体平台利用人工智能的算法分发机制和社交网络图谱,给用户推荐和呈现个性化的新闻,完成媒体新闻传播的“千人千面”⑥。
  人工智能的新闻分发环节的实践运用,改变了传统新闻业内部的人员分工架构和组织形式。将编辑的新闻内容分发把关判断权交给机器是否真的客观公正,争议也自此产生。过度依赖人工智能对新闻内容进行把关,对用户而言是一种灾难,用户长期按照算法的推荐接触所谓的个性化信息,容易导致用户的视角越来越狭窄,加之算法规则的程序化和格式化,更加剧了用户“信息茧房”和“单向度的人”的形成。在社会价值利益方面,也容易涵化用户走向现代犬儒主义。学者基特勒认为,数字媒介的硬件和软件都具有一定的隐蔽性。⑦
  所以当“算法”让各大新闻平台赚得盆满钵满,“算法至上”的价值观念已成平台的增长极之时,对算法的导向纠偏也迫在眉睫。早在2014年,当Facebook用户猛烈抨击其算法推荐的消息流中未出现足够多的有关迈克尔·布朗枪击案的新闻内容时,Facebook就开始实行编辑干预算法的行为,不再坚持纯算法的新闻筛选方式。在2015年,Facebook又饱受用户对其人工智能推荐内容存在政治偏见的指责,继而加大了人工编辑在审批热门话题方面的重要作用。我国《人民日报》在2017年亦三批算法推荐,提出要警惕算法走向创新的反面。因此,对人工智能算法火热推崇的背后将其“去泡沫化”与导向纠偏势在必行。编辑此时就要充分发挥算法干预思维,做到“引水新渠净”。编辑需要了解算法并更好地去干预算法,在导向纠偏的时候,理解算法的内在逻辑,明白算法会将怎样的内容优先推送,什么样的文章被置顶概率更高,在突发性事件中如何及时有效地增加该新闻的报道占比等。如在新闻推荐中,编辑要理解机器算法推荐的逻辑,并加入那些未被人工智能算法发现但具有一定新闻价值和社会价值的优质内容,以及通过人工完成稿件的分级、分类,或人工干预控制机器抓取某个话题、某种类别的内容的比例等。
  “大众传播系统中的算法科技不能被视为纯粹而没有价值观的技术手段”⑧,由此,编辑的算法干预思维一定是基于“引水新渠净”的善的方向,要确保给用户提供的信息内容都是优质的“清水”。
三、“向水觉芦香”的价值加权思维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广泛运用到新闻传播中,传统主流媒体遇到空前的危机和挑战,编辑的工作也在继续拓展和调适。人工智能技术被嫁接运用到新闻生产、分发和接收诸多领域,一方面,促进了“传媒行业传统思维的转化、采编流程的优化及内容结构的深化”⑨,另一方面,对编辑的权威地位也发起了挑战。传统编辑人员固有的制定编辑和报道方针、选择和组织稿件、加工整理配置组合稿件等工作逐渐被人工智能所包揽,编辑在新闻报道的选题、生产、把关、分发等环节绝对的话语权也日益消减,编辑的地位也逐渐被边缘。如财经数据和媒体公司彭博(Bloomberg LP)在人工智能刚兴起之时,便在旗下的新闻部门裁减最多90个编辑岗位,原因是该公司正计划将重心更多地放在爆炸性新闻以及开发新的社论产品上。⑩编辑被裁减的新闻不绝于耳,在人工智能时代编辑真的可以被替代吗?近日,出于“规范传播秩序”的需要,“今日头条”“凤凰新闻”“网易新闻”和“天天快报”等移动客户端被暂停了移动端的下载服务。为严格把关新闻内容的质量,“今日头条”痛定思痛,开始重视编辑队伍建设。无独有偶,其他新闻平台也紧锣密鼓地招兵买马注重编辑审查队伍建设,自此,编辑的话语权也开始逐渐得到回归,同时,对编辑人员的价值加权思维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编辑的价值加权思维其实主要是解决用户个性需求与社会价值的平衡问题。按照新闻传播规律,新闻事件越大,社会关注程度就越高,用户的个性需求和社会共性需求就越趋同,编辑就有责任将这些重要的新闻内容推荐到用户终端,尽管算法的推荐显示此类信息跟用户的个性需求匹配度并不高。其实控制新闻传播的核心动作无非就是主动将要传达的新闻内容“推送”给用户终端。而信息的推送通常有两个方法:第一种是News Feed方式,即信息流方式,也即我们常见的人工智能的信息推荐;另外一个便是Trending方式,即流行话题。如果说,在内容分发环节,编辑时刻关注的是“信息流”分发效果,其主要工作是从后台即时监测推荐的内容的阅读、反馈数据,发现问题即时反馈予以查明原因,关注和校验推荐的内容是否精准。而在价值加权实践运用中,编辑一定要对优质的具有社会价值的文章进行加权,将此类文章的算法加大分发比重,让此类优质文章得到更多展示的机会,使信息流的生态环境朝着更健康有序的社会发展。人类学家爱德华·撒皮尔认为,“每种文化形式和每一社会行为的表现都或则明晰或则含糊地涉及传播”{11}。在人工智能时代,算法以数据为导向,但编辑应以价值观为引领。因此,尽管人工智能技术已开始广泛运用到新闻传播中,但是基于智能算法和用户社交网络画像而向用户推荐和呈现的新闻,仍需按照新闻传播的规律和新闻的价值判断来进行优化和调控,以实现新闻传播的社会价值。编辑运用加权思维,可在实践中运用“算法+编辑”两条路径的信息推送模式,实现编辑和技术、科技与人文完美嫁接与巧妙融合。如瑞士NZZ报纸也一直致力于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并开发属于自己的独特算法,这些算法结合了“一般相关性”和“个人相关性”特点,用户在接受算法推荐内容之外,仍有机会接触到更多他们可能喜欢的内容,“可以说这些算法不是为了点击而优化,而是为了维护新闻标准”{12}。
四、“不饮盗泉水”的法治思维
  在2017年中国版权十件大事中,因首部由人工智能创作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的出版,引发了各界对人工智能创作物的版权及相关权利归属等问题的关注。在2018年,Facebook身陷数据丑闻,公司市值一天蒸发367亿美元,其原因是5000万份公民信息遭受泄漏。因而,在人工智能时代,编辑除了要拥有“清水出芙蓉”的内容调控思维外,还需要拥有“不饮盗泉水”的法治思维,确保智能化新闻生产活动在内容生产、转载、传播等环节做到在法律的框架内活动,杜绝新闻侵权等行为。
  据中国报业年度报告,我国当下有1900余种报纸、9000多种杂志,而且各大媒体还在积极响应中央深改组第四次工作会议上关于媒体融合发展的创新精神,加大了“两微一端”的布局,积极构建了以连接为核心的互联网平台,这些都是向用户提供水源之地。此外,我国还有不计其数的互联网站、bbs论坛、社区和上千万个自媒体,都成为编辑调控的对象,成为“问渠那得清如许”的水源。但是,如果编辑人员缺乏法治思维,在引用或转载之时未经版权所有者许可,便会导致侵权等行为发生。在人工智能时代,“大数据作品信息库”与“智能写作软件”完成了深度融合,越来越多由人工智能创作完成的新闻作品将走进用户视野。但我们需要认识到,人工智能的编辑在调控人工智能写作软件时,也会产生功能的异化。如编辑因为法治思维的缺失,会利用人工智能写作完成对中外名著、网络文学作品、“两微一端”自媒体用户生产的内容等进行智能化整合,完成一份“混合式”的“智能化写作”产品,从而引发一系列的版权纠纷。如热播剧《锦绣未央》的原著作者,就涉嫌“借助‘网络文学智能写作软件(人工智能软件)’抄袭219部作品”,而被控诉侵犯多部文学作品的著作权。{13}因而,在人工智能时代,编辑一定要树立法治思维,对优质内容创作者进行原创扶持,保证内容生产和内容版权符合法律规定。今日头条布局的“千人万元、百群万元”的支持原创者的计划以及2017年启动的“原创倍增”计划、Content ID视频版权保护系统等,就有从版权保护方面支持原创文章、短视频的创作生产。
  此外,编辑的法治思维还体现在对用户的隐私数据保护方面。众所周知,人工智能采集的数据是基于对大数据、云计算等海量数据的分析和整理,其数据采集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对用户隐私构成侵犯。用户在互联网上的每一项行为均处于“记录”之中,且对用户信息的盗取或篡改等情况也时有发生。在2014年,欧盟27个成员国整体实施“被遗忘权”{14},此外,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也于2018年5月正式实施,对个人数据信息的保护正式成为新时代编辑遇到的重大课题。因此,在人工智能时代,编辑要发挥法治思维,加强对用户“被遗忘权”的保护意识,着重保护对用户浏览信息访问的权限和用户浏览数据的安全。
注释
①央视财经频道《创业英雄汇》. 媒体新挑战?写作机器人上岗,新稿出炉只需1分钟!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1944668343772124&wfr=spider&for=pc.
②王聪. 重拾故事内核:反思机器人新闻. 青年记者,2017(1).
③习近平.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人民日报,2017-10-28.
④周政华,练紫嫣.人工智能时代新闻业的谢幕与重生.新闻研究导刊,2017(8).
⑤徐敬宏,等.人工智能时代新闻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郑州大学学报,2018(9).
⑥刘凯. “千人千面”技术模式下政策类新闻传播的优化策略.中国记者,2018(3).
⑦邓建国.机器人新闻:原理、风险和影响. 新闻记者,2016(9).
⑧李林容. 网络智能推荐算法的“伪中立性”解析.现代传播,2018(8).
⑨刘迷.机器人新闻:开启新闻生产模式新样态.今传媒,2018(5).
⑩搜狐新闻. http://www.sohu.com/a/30388177_115436
{11}陶同.编辑思维学.哈尔滨:黑龙江朝鲜民族出版社,1993:4.
{12}Nic Newman. Journalism,Media,and Technology Trendsand Predictions 2018. digital news project,2017.
{13}周子洋. IP改编热下的网络文学版权纠纷研究——以《锦绣未央》原著《庶女有毒》为例. 传播与版权,2017(6).
{14}陈琛.“ 互联网 + ” 与“ 被遗忘权”:大数据时代的个人信息保护争议.新媒体与社会,2017(3).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J9PgtQmzQWUpPm6TcKOGFA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