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树理文学奖彰显时代气息”系列报道之七】“守望者”李云峰:坚守文学编辑的使命和担当
发布时间:2017/5/26 15:00:04 浏览次数:1524
分享到:

  (原标题:【“赵树理文学奖彰显时代气息”系列报道之七】“守望者”李云峰:坚守文学编辑的使命和担当)
  【“赵树理文学奖彰显时代气息”系列报道之七】“守望者”李云峰:坚守文学编辑的使命和担当
  李云峰(右一)在颁奖典礼现场。
  移动互联网时代,文学编辑的分量有多重?在2013—2015年度“赵树理文学奖”颁奖典礼现场,一位来自基层文学刊物的主编李云峰用他的故事做了完美诠释。
  李云峰,山西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运城市作协主席,文学评论家。主要著作有文化散文《石刻的历史》《访芮记胜》等,著有文学评论作品多篇(部)。在基层文学期刊《河东文学》编辑部工作31年,他由一名普通编辑锻炼成长为具有成熟文学观点与办刊经验的主编,具有强烈的使命感和担当意识。他根据不同作者的特点,帮助他们选择定位、引导创作,不但扶持了一系列文学新人,为壮大文学创作队伍做出了积极贡献,还推动了基层文学事业的健康发展。他主编的《河东文学》成为代表运城文学创作水准乃至地域文化的品牌。

  一句玩笑话与一份文学刊物
  “运城盛产作家。”这是一句玩笑话,却也是一句大实话。古河东文学大家灿若星河,还有为数众多的写作爱好者。正是这丰厚的写作土壤与文化意蕴,于1980年催生出当地的文学刊物《河东文学》。这本刊物由创刊摸索到发展创新再到渐趋成熟,已经走过了不平凡的37年,也书写了一本地方文学期刊的骄傲和辉煌。
  上个世纪90年代,文学期刊实施“断奶自养”政策,包括《河东文学》在内的大多数文学期刊被逼“下海”自谋生路。窘境中,主编李云峰顶着重重压力,向文联新任主席和地委宣传部领导强调刊物重要的公益性质,强调文学期刊担当着发现培育和教化塑造作用的社会功能,争取到了必需的办刊经费。
  有了经费,他决定和编辑部的同事发掘具有河东地域文化特色的文化资源,把刊物从封面、卷首语到栏目、作品的选择都重新定位,打造成一个能够代表运城文学创作水准的地域文化品牌。
  坚持要做这个事情,源于父亲对李云峰的深刻影响。“父亲平生有两大爱好——文艺创作和美术绘画,且极具天赋。在担任文艺团体行政领导期间,就为运城蒲剧演艺事业培养出众多的人才。他一生创作过许多剧本,与人合作的剧本《岳云》曾获得首届全国儿童剧目汇演优秀奖。父亲的这两样爱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我,并最终促使自己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那个年代工作重于一切的认真精神让我能够在自己热爱的文学编辑岗位上心无旁骛、持之以恒地干到今天,无怨无悔。”
  而今翻阅《河东文学》,无论从封面到内容,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和清风扑面的阅读享受:创意十足的封面,以国画、雕塑、摄影、书法等艺术形式,再现《人文始祖》《历史典故》《河东作家》等,从视觉效果上先声夺人,像一块磁铁吸引着读者的眼珠;一篇篇卷首语,就像一篇篇主题发言,或探讨一个文学观点,或针砭一种文学思潮,或思考一种文学境界,又与当期刊发的作品遥相呼应,令阅读者醍醐灌顶;“特别关注”“特别推荐”“作品特辑”等一个个为作者崭露头角设计的栏目,无一不体现着主编的良苦用心。
  30年来,运城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一定成就、作品获得省级以上乃至全国奖项的作家们,几乎都是从《河东文学》这一平台上起步的。

  文学评论让作家走得更远
  和写作者读稿子、谈意见,帮助他们发现和选择最适合的创作体裁与题材,鼓励、促进他们创造出优秀的作品,并推荐给《山西文学》《黄河》等省级以上文学期刊,是李云峰和他的编辑部同仁们的日常工作之一。李云峰作为文学评论家,义不容辞地承担起了扶持年轻作家的责任。
  当年,作家曹向荣的小说作品以一种极富亲和吸附性的憨厚质朴、呢喃耳语般的叙事语言,依次引起李云峰和省级乃至全国文学期刊编辑的关注,成为势头看好的文学新星。但是李云峰凭借经验敏锐发现,她借以实现三级跳的作品本身并没有多少质的飞跃,而是地级刊物到省级刊物再到全国刊物之间的时间差,促成了这一成效。于是撰写了一篇《警惕错觉期待超越——关于曹向荣创作现状的剖析》的评论,给曹向荣提醒。
  曹向荣欣然接受了李云峰的批评。她从各个层面增强自己的知识储备与文化学养,从作品题材的选取到主题立意的确立,都获得了一个巨大的突破,连续发表一批主题深刻的农村题材小说《泥哨》《生前死后》《憨憨的棉田》等,并以其明显的实验价值和创新意义,获得“赵树理文学奖新人奖”。
  近年来,女作家袁省梅在小小说创作领域成绩突出。她以自己生活工作的家乡“羊凹岭”的环境、人物为表现对象,以关注当下现实生活当中底层民众的喜怒哀乐为主题立意的发掘对象,创作出一系列生动好看、发人深省的好作品,不断获得全国及许多省级征文大赛的重要奖项,并入围2013-2015年度“赵树理文学奖”,成为当下运城文学表现水平的前沿性代表。
  但是起初,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小小说创作上独树一帜的优势,总急于转写短篇小说,效果又不是很好。作为文学编辑,李云峰认真地建议她在相当一个阶段内,先集中精力主攻小小说。袁省梅接受了李云峰的指导。“现在,她在新的高度上,以崭新的文学见识与艺术水准,再次开始了向短篇和中长篇小说写作拓展的尝试,创作潜力不可限量。”

先锋作品终要回归现实主流
  网络文学,以一种新的表现形态,为读者提供了多元化的精神愉悦作品,也催生出许多优秀作品。
  对于网络文学,李云峰有自己的看法,“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作家们所经历的传统实干的成长年代不同,新生代网络作家与写手们,生活多处在网络虚拟世界的包围当中,加上富足优越、无忧无虑的物质生活条件和日趋严峻的就业谋生前景,由此形成他们对世界的独特感知和借以形成的人生价值观,也催生出天马行空、虚拟玄幻、瞬间实现人生梦想的空泛、跳跃式的思维模式,并促成他们与50后、60后乃至70后各不相同的艺术审美情趣。”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这也应该是一个年龄段的特有现象。“我曾经把遵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时间规律进行线性因果表述的现实主义文学作品比作 家常馍饭 ,而把先锋实验类型的作品比作 鱿鱼海参 ,后者可以偶尔品尝,但不可以当馍饭顿顿享用。毕竟文学作品是以拥有最大限度的读者为其追求目的,那么,雅俗共赏、言之有物就是其能否长久流传的根本所在。”李云峰认为,西方不一而足的先锋实验流派总不能取代现实主义表现形式成为主流,就是一个明证。传播至今的绝大部分文学名著都是现实主义作品,先锋实验作品往往只能以代表作的形式存在于文学史的叙述当中。
  所以,他相信现实主义作品永远是文学创作的主流形态,万千先锋派作品的支流,最终都要回归这一主流。“当下的新生代,当他们的现实生活日渐丰富,人生体会日渐丰厚,也一定会回归现实主义创作行列的。热播剧《人民的名义》受到全民尤其是90后年轻人的喜爱又是一例明证。”
  文学作品的灵魂在于所反映的题材内容和确立的主题内涵,并借助推陈出新、真切感人的艺术表现形式,传播给广大读者和观众,这是一个作家的良知、责任与使命担当之所在。对于当下网络文学盛兴现实主义文学减少的现象,李云峰认为,网络把大家带入自媒体时代,让作品呈现形式丰富多元的同时,因为缺失了编辑把关的门槛,粗制滥造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从而把网络文学导向了庸俗化的不良趋向。对此他不无担忧。

写司空图添砖“百部名人传记”工程
  2015年,山西省作协启动“百部名人传记”工程,记录中国文学史上出自我省的百位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唐末知名诗评家、因《二十四诗品》闻名后世的司空图成为李云峰的首选。李云峰“借此获得一次深入了解研究学习这位虞乡王官谷老乡的机会”。
  翻阅史料,李云峰能够查阅到的有关司空图生平资料,除了《旧唐书》《新唐书》《五代史阙文》和《唐才子传》,别无他处。但这些记载,篇幅短小,从司空图三十三岁中进士记起,生平简捷,故事简约,含糊其词,云山雾海,空白太多,难以还原这位诗评家的生平面貌。
 
  面对简单到虚无缥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记内容,面对司空图许多隐喻一样的古诗词,李云峰怀着猜谜的心态,极力探究隐藏着传主许许多多难以明言的心事、难以明言的遭际和难以明言的历史真相。后来通过网络搜购到陶礼天先生的《司空图年谱汇考》和王步高先生的《司空图评传》两部重要著作,以及其他研究作品,再结合对传主的诗文作品的研读考辨,经过大半年的仔细研读,让他终于捕捉到传主隐藏在只言片语背后的三十岁以前的生活轨迹,其后大半生亦官亦隐的世宦生活轨迹也逐渐清晰了起来。“他以审时度势的生存智慧,自全于唐末乱世;又以殉唐的气节,凸显出自己的高洁品格;更以高远的艺术卓见总结唐家一代诗,贡献卓著,值得大书特书。”
  “审读委员会杨占平主席把关通过后,于2016年夏天正式进入创作阶段。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尽力还原出一个尽量丰满生动可感起来的朝官、诗文家、诗评家的司空图形象。”据悉,李云峰版《司空图传》预计今年7月完稿。
  本报记者 文秀为(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http://news.163.com/17/0525/00/CL89DCOU00018AOP.html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