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核心期刊前主编的论文生意经
发布时间:2017/6/23 10:14:35 浏览次数:651
分享到:

(原标题:一位核心期刊前主编的论文生意经)
  近日,来自湖南省纪委“三湘风纪网”的一则消息称,《求索》杂志原主编乌东峰被立案审查。同时,湖南省检察院对外发布了对乌决定批准逮捕的消息。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一边是对一家学术核心期刊的前主编竟然能够通过“卖版面”等方式聚敛大量财物的事件表示惊讶和猎奇,更深层次则是对学术造假的担忧。
  对于乌东峰案件的详细情况,目前尚无有关方面最终的调查结果,但第一财经1 记者调查发现,这位商人出身的前主编的确曾经把原本严肃的学术论文刊发做成了一门独特的生意,其背景既有整个学术期刊运行“规则”的大环境,也有一个纯学术杂志社内部生存的小环境。
落马的前主编
  5月16日,湖南省纪委“三湘风纪网”发文称:近日,经省纪委批准,省纪委驻省委宣传部纪检组对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求索》杂志社原主编乌东峰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文章描述:经查,乌东峰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采取串供、伪造证据、阻止他人检举揭发等方式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调查时提供虚假情况;违反廉洁纪律,违规经商办企业,直接参与投资多家企业;违反生活纪律,毫无道德底线,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并育有多名子女;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长期利用党的学术期刊阵地和职务便利,伙同他人私自大肆收取作者财物,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该文同时对乌东峰的行为进行了定性:乌东峰身为党员领导干部,政治上无知、经济上贪婪、道德上败坏,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受贿、行贿等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影响极坏。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省直纪工委研究批准,决定给予乌东峰开除党籍处分;经省社科院党组研究,决定给予乌东峰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整个文章完整地对乌的涉案情况做了较为详细的披露,这与该网站在披露其它案件时常见的“一句话”消息不同。
  与此同时,当地官方媒体也通报,“日前,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求索》杂志原主编乌东峰(正处级)决定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多位知情人士告诉1 记者,乌东峰于2002年被招聘进入《求索》杂志社,他被称为整个湖南省社科院“社会头衔最多”、“知名度最高”、“获得荣誉最多”的人。
  除主编身份外,乌东峰的头衔还包括湖南省优秀社会科学专家,湖南省优秀专家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浙江大学社会学博士后和两个大学的博士生导师。
  此外,他还牵头过多个科研项目。
  对于乌东峰的举报早已有之,主要涉及经济问题,一个重要指向就是其利用《求索》牟取私利。这种举报在2013年的群众路线教育中达到一个高潮,其后内部举报也持续不断,并且还有人把矛头指向其个人私生活和经商问题。
  在互联网上,有人以内部知情人的名义发文称,有内部通报文件显示,乌东峰涉嫌非法敛财数额上亿元,有十多套房产,并有数名情人和私生子女。1 记者向多个核心信源求证此说法,均称并没有所谓内部文件对乌涉案的具体情况进行详细通报,网传的涉案金额、房产数量以及涉及个人私生活的情况,不一定与调查结果相符。
  《求索》杂志社内部人士说,2017年3月,乌东峰已经被纪检部门带走,对他的调查实际上已经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但他本人不配合,并采取了一些非正常手段对抗组织审查。
商人办刊
  《求索》是湖南省社科院主办的一本纯学术月刊。与国内多数的纯学术期刊的境况相近,《求索》杂志曾经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
  《瞭望东方周刊》曾在2003年报道:时任湖南省社科院院长的朱有志介绍说,湖南省社科院是个穷单位,除了财政那点捉襟见肘的拨款外,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他调来的时候,全院270多人,一年只有500多万元经费,发完工资,所剩无几。社科院每年给院刊《求索》的经费为8万元,当时总编维持不下去了。于是朱有志提出公开招聘总编,乌东峰便是在此时进入湖南省社科院,成为《求索》的总编(主编)。
  该文还描述,当时湖南省社科院对乌东峰确定了学术和经济两个指标。学术指标包括被《新华文摘》全文转载和观点摘要若干篇;经济指标则是社科院除了拨付8万元人头费外,盈亏全部由乌东峰承担,3年后每年上交社科院1万元。
  乌东峰让《求索》摆脱困境的办法之一就是卖版面。他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他接手《求索》后,采取了“3个1/3”的办法实现效益:1/3版面免费刊登,还支付高出国内同类刊物3倍的稿费,以此吸引优秀稿件,保证刊物的学术质量;1/3是“国内交流”,这也是国内惯例,某学术单位赞助点钱,给他们一些版面;还有1/3是收费的,一个版收近1000元。据说这在国内是较高的。
  对于上述描述,多位湖南省社科院和《求索》杂志社相关人员称基本属实,但多数人指出乌东峰并未真正按照他所称的“3个1/3”办刊,而是几乎全面收取“版面费”。但也有少数人表示对此事不了解。
  湖南省社科院知情人士称,在进入《求索》之前,乌东峰本身经商,因此他完全是以商业思维在办这样一本学术期刊。
  1 记者通过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同时出现“乌东峰”和“王国平”(乌东峰妻子名字为王国平)名字的企业至少包括湖南国博投资有限公司和湖南久贵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湖南久贵”)两家公司。前者已经注销。湖南久贵注册资本200万元,于2017年3月7日进行了股权变更,由此前的乌东峰、王国平各出资100万元变更为王国平出资200万元全资持有,在这个时点进行股权变更或许与乌东峰被查有关。湖南久贵还出资1040万元持有郴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91%股权。这也与“三湘风纪网”指出的经商办企业、直接参与投资的描述相符。
  乱象
  乌东峰涉案情况被通报后,关于学术期刊的“版面费”问题再次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
  关于“版面费”的由来,可追溯到1988年6月8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学会工作部发出《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关于建议各学会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的通知》,此举被公认为是国内期刊收取版面费的开端。事实上,我国有个别学术期刊在此之前已经在收取论文版面费。1994年全国政协八届二次会议上,4位科学家联名提交了《建议允许科学技术期刊酌情收取版面费案》,国家科委办公厅对该提案答复称“同意这种合理收费的作法”。
  2006年12月5日,财政部与国家税务总局发出财税[2006]153号通知,事实上承认了“版面费”及类似收入的合法性。2007年3月20日在中国科协学术建设发布会上首次披露了一组有关“版面费”的信息:中科协有关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国内科技期刊总收入的36.2%来源自文章发表费(版面费),为期刊收入的一笔最大来源。据估算,在目前整个学术期刊中,“版面费”占期刊收入的比例要高于当年的这一数据。
  “版面费”的背后是众多学术期刊经费短缺、生存困难的现实困境。1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国内多数学术期刊办刊经费由主管主办单位分拨,经费有限,印刷费、稿费、审(评)稿费的缺口等需要自筹解决。于是“版面费”成为增收并解决经费短缺问题的主要方式。之所以能够收取“版面费”,与有限的期刊(特别是核心期刊)资源及逐年增长的论文刊发需求直接相关。我国目前有1000多本核心期刊,是论文作者眼中的“香饽饽”。
  目前,评聘职称、申请课题、学位认定、学科评估等等都要求在相应学术期刊上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这些论文所需篇幅少则两个版面,多则五六个版面,而学术期刊数量及每期发文数量相对有限,因此,为了能够发表论文,多数作者并不排斥对其论文收取“版面费”。
“版面费”并无统一的标准,一般从每个版数百元到数千元,有的价格甚至达到上万元。
  据《求索》杂志社一位办刊人员介绍,一些刊物为了尽量多发论文,收取更多“版面费”,大肆扩版,增加页码。1 记者翻阅乌东峰主持阶段的《求索》发现,其每期的发文数量达到了八九十篇甚至上百篇,经常可见各种“下转”、“上接”,版面填得满满当当,密密麻麻。
  除了直接向作者个人收取“版面费”,学术期刊还有一种单位合作收取费用的方式。如与某学院进行年度合作,学院方支付一定的费用,要求在期刊上刊发一定数量的论文,以满足学科建设、争取学术项目经费等需求。
  在刊物之外,还形成了一条灰色的产业链。
  1 记者在百度里搜索“学术期刊”和“核心期刊”,搜索结果首页的前五条全部是关于刊发论文的广告。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有数量庞大的个人和公司成为论文刊发的掮客,其中包括一些办刊人员和高校老师,其盈利模式十分简单,就是赚取“版面费”的差价。其中,还存在大量的欺诈行为,如假冒期刊社名义收费、非法出版假冒刊物等。2015年5月,《求索》杂志社就曾报请湖南省网信办,关停假冒网站“求索网”。
  “版面费的问题在学术期刊界是一种早已公开存在的事实,在业内可以看作是一种‘正常现象’,目前来看,要彻底根除也不太现实,但乌东峰这种通过卖版面谋取个人私利,则涉嫌违法。”湖南省社科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评价说,“版面费”已成为多数学术期刊补充办刊经费的重要来源,但其带来的不良后果也显而易见,一方面是在论文刊发上往往容易放松质量要求,导致论文质量良莠不齐,另一方面就是监管不严,容易形成腐败。
  整治
  早在2014年1月,乌东峰就被免去《求索》杂志主编之职,但其后仍以编辑身份在该刊任职。
  第一财经1 记者调查发现,乌东峰被免职的原因有二,一是在当年上级部门的纠“四风”巡视活动中被群众举报;二是《求索》杂志未能通过国家社科基金资助期刊的年度考核。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院规划办公室对《求索》2013年度考核情况的通报显示:在国家社科基金资助期刊2013年度考核工作中发现并经核实,《求索》存在收取版面费问题。根据《国家社科基金学术期刊资助管理暂行办法》,经研究决定,对《求索》停拨资助经费,追回已拨剩余经费,限期整改。
  国家社科基金来源于中央财政拨款,用于开展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以及学科建设和发展具有重要理论和实践意义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从2012年开始,利用国家社科基金对200家社科类重点学术期刊进行资助。该项基金对办刊有着一系列的严格要求,包括不得向作者收取版面费,必须专款专用,不能将资助款用作工资、福利发放等。资助期刊不仅缓解了经费短缺的压力,杜绝了版面费现象,而且办刊成效显著,学术水平和影响力明显提升,较好地发挥了学术引领作用。
  2013年度未能通过国家社科基金资助期刊考核,一方面使《求索》蒙受名誉损失,另一方面,也使其失去了基金的数十万元的年度资助。
  2014年1月,湖南省社科院开始着手重塑这本核心期刊。
 
  从2014年第一期开始,《求索》对外公开宣布不收取作者任何费用,同时,压缩页码、减少论文篇数、扩大单篇论文篇幅;严格执行匿名评审制度;加大向知名和重要专家学者的约稿比例,支付稿费。湖南省社科院纪检监察室每期向作者进行电话回访,严查收取“版面费”问题。
  两年后,《求索》通过国家社科基金资助期刊的年度考核,重新获得资助。
  2015年,《求索》办刊经费纳入湖南省财政预算。
  “我们用了三四年的时间,基本上完全恢复了杂志的社会声誉。”《求索》杂志社一位办刊人员说。但此次乌东峰被查,又将《求索》拖入了舆论漩涡,这让人始料不及。

  来源:http://money.163.com/17/0531/18/CLPK8REG002580S6.html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