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学问:不能苟且更不能敷衍”
发布时间:2017/8/4 11:20:41 浏览次数:996
分享到:

  7月22日,著名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专家、著名陈寅恪研究专家、原中山大学学报主编、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吴定宇在广州家中因心肌梗塞猝然离世,享年74岁。
  吴定宇一家四代都与中大结缘。他在研究中大校史时发现,自己的父亲毕业于广东法政学堂。这所学校后来与多家院校一起合并,从而创立为中山大学。而吴定宇的儿子吴蔚亦毕业于中大,就连孙子也就读中大附小。
  吴定宇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长达40年,成就斐然,著有《守望:陈寅恪往事》《巴金与无政府主义》《西方忏悔意识与中国现当代文学》《抉择与扬弃——郭沫若与中国文化》《20世纪中国文学的特质与文化价值》等,并主编《中山大学校史》。他一生治学严谨、为人正直,为中山大学和中文系的建设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 实习生 蔡定
  由文学入史学
  年过六旬自学电脑 学术专啃“硬骨头”
  吴定宇几乎一辈子没有离开过中大。
  1967年,吴定宇从四川外语学院俄罗斯语言文学系本科毕业后在中学任教。1979年,他开始攻读中大中文系中国现代文学专业硕士学位,师从吴宏聪,硕士毕业论文《论巴金小说的艺术风格》曾引起现代文学研究界关注。
  陈寅恪研究是吴定宇突出的学术科研成果之一。1996年,吴定宇专著《学人魂:陈寅恪传》出版,他带的首届博士生陈伟华说:“该书由文学而入史学,是国内较早关于史学大师陈寅恪的传记著作。”为此,2001年央视《百家讲坛》还特邀吴定宇主讲“一代宗师陈寅恪”。
  吴定宇治学严谨,不仅在《抉择与扬弃——郭沫若与中国文化》的基础上又增补了近一倍的文献材料,于2014年又推出50多万字的《守望:陈寅恪往事》。学界认为,吴定宇能从传统文化的守望里面发掘出现代因子、现代品格,这说明吴教授有贯穿古今的学术能力,而对巴金、陈寅恪、鲁迅的研究,他则从中国传统绘画的角度来切入,这些都非常具有开创性的。
  吴定宇60多岁时换肾,心脏里放了几个支架,为了写书,他做了白内障手术,全身上下许多零件“修整”过一遍。出院之后,开始从头学电脑,练习两个指头同时打字。在他70岁那年,《守望》获评中国社科出版社年度好书。
  北京大学中文系陈平原教授回忆:“(我俩)师出同门,虽南北相隔,来往依然密切。由文学而文化而历史,我们的学术兴趣相近;关注现代中国大学史,更是志同道合。”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杨义认为,吴定宇“研究陈寅恪而发现学人之魂,研究巴金而发现文化之脉,研究儒家文化而贯通中国之过去、现在与未来”。中大中文系主任彭玉平说,吴定宇研究现代文学但很有古典情怀,重视儒家文化对中国现代文化特质的影响,从巴金到郭沫若再到陈寅恪,他研究的几个都是“硬骨头”,而且研究有高度、有深度、有广度。
吴定宇曾担任《中山大学学报》主编,期间学报综合评价、转载率、引用率等在全国同类期刊中名列前茅,之后一直保持高水平。吴定宇著作一大特色就是采用大量的第一手文献和档案资料。
在这一切的背后,是吴定宇异常艰苦和执着的努力。妻子戴月回忆,吴定宇是个“老病号”,家里除了书架,就是药架,“作为学者,他专心致志做学问,全身心投入,把学术当作生命,无怨无悔。”
为人为学不“分家”
  对晚辈严中有爱 爱学不以知识自傲
  在学生陈希眼中,吴定宇在学术上治学严谨、正直无私、不苟且不敷衍,在生活中却不乏温情和善意,充满仁爱,他注重学问,也重视为人,在对学生的培养上,除了考察学术基础,还有人品。
  为人和为学,在吴定宇看来这两者是密不可分的。
  “现在学界很多人把学术学位当作一种交易,考个博士,有的是有钱,有的是有权,吴老师坚决反对这样。”陈希说。
学生邓伟回忆:老师教学很传统,一方面注重学问一方面注重为人,尤其看重为人。老师常说:“为人是一个人本身的质地。”最让学生印象深刻的是老师的“严格”。他每周上课都会要求阅读很多著作,布置每周小论文,在老师的严厉监督下,学生们大多奔走在图书馆、中文堂和宿舍之间,没有过多时间娱乐、休闲,但学生毕业时大多会发表水平质量极高的论文、书稿。邓伟说,自己寒暑假几乎都没有回家,一直在学校里面读书,最后一个寒假因为要找工作,才回去了一次。“不过,在这样严格的教导下,我们成长都很快。就我个人而言,副教授、教授都是破格评上的。”
  吴定宇学术研究很严谨,对生活要求却很低。同学兼同事邓志远说:“他日常生活很朴素,对物质没有什么追求,而是全身心将精力投入学术研究,读硕士时便是如此,而留校后一直百病缠身,从高血压到肺部真菌感染到换肾、搭支架,但他一刻都不放松学术,经常带病研究。”
  吴定宇在严厉之外的柔情或许并非每个人都能体会到。吴定宇和陈希相差二三十岁,但是师生关系特别亲近。“在校园遇到,任何时候他都可以和我停下来讨论学术问题。有时有什么苦衷、心里话我不便于向家人讲,但可以向吴老师来倾诉,可以跟他谈心、诉苦。”
  最让学生感怀的,是吴老师与妻子之间相濡以沫的相知相守。1974年吴定宇和戴月在四川结婚。退休前,戴月先后在中大数学学院和党委组织部任职。伉俪二人,相濡以沫。吴定宇总会用独有的方式表达感情,喜欢开玩笑逗老伴开心。戴月说,别人开玩笑“老婆都是人家的好”,吴定宇不干,“他常说自己的老婆最漂亮,老婆还是自己的好”。“有好多次,当师母点了吴老师喜欢吃的菜,说那道菜 是老吴的挚爱 时,老师总会充满幽默而深情地握着师母的手,自豪地宣布 我的挚爱在这里 。”他的学生回忆道。
 
  儿子吴蔚说:“父亲以读书人的身份自豪,却不以知识自傲,与热爱知识热爱学习的人不分专业、不分尊卑。生病住院期间,从80岁老专家到20岁小护士,都是他的朋友。他一生书生意气,对自己的老师终生尊敬,记得小时每逢春节或是他老师的生日,一定要穿戴整齐恭恭敬敬去给老师拜年、祝寿。他对人肝胆相照、对学生全力扶持,在记忆里,他发怒几乎都是为学生老师仗义执言、拍案而起,却找不到他为自己追名逐利的影子。”

来源:http://news.163.com/17/0803/06/CQT5U1FP00018AOP.html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