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简谈澳大利亚新闻出版业现状及启示
发布时间:2018/1/19 11:54:04 浏览次数:834
分享到:


本文刊载于《科技与出版》2017年第12期P35-37
如果您喜欢,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订购我刊,邮发代号:82-65

  摘  要:介绍澳大利亚新闻出版业发展概况,阐述在数字化浪潮的冲击下,澳大利亚各大新闻出版集团都走向数字化媒体转型的阶段,借助信息技术、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手段积极探索数字化媒体新的盈利模式、细分市场划分、消费者与新闻媒体间互动、新闻出版公司品牌安全度建立等。
关键词:澳大利亚;新闻出版业;数字化发展

  2017年10月30日至11月9日,笔者赴澳大利亚参加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举办的为期两周的“报业新媒体运作培训班”。在此期间通过学习参观、听讲座谈、实地访问等形式多样的培训方式,深入了解澳大利亚新闻出版行业发展概况,实地学习澳大利亚报业新媒体运作模式,进一步加强对新闻出版领域最新的发展动态和研究前沿的认知。目前,澳大利亚与中国一样面临着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型阶段,尽管相较于国内新媒体多样化、蓬勃发展的态势,澳大利亚在传统媒体与数字媒体交融的深度与广度上稍显薄弱,但其在保护出版版权、划分细分市场、重视读者间互动交流、维护品牌安全度等方面仍然值得国内新闻出版业大力学习,并且各大新闻出版集团业也在转型的道路上积极探索,努力寻求创新。
  1澳大利亚新闻出版业数字化发展道路
  在数字媒体的冲击下,传统媒体正在面临严峻的挑战,世界范围内纸媒的发展现状及前景不容乐观[1]。调查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纸质媒体销售量自2010年以来呈现大幅下降的趋势,以每年以10%~20%的速度递减。据统计结果预测,2017—2021年,数字媒体广告投放量将从5亿澳元增至6亿澳元,而通过传统媒体投放的广告量则从15亿澳元锐减至8亿澳元。面对“互联网+”的巨大冲击和挑战,澳大利亚所有新闻出版集团都开始积极探索数字化媒体与传统媒体之间异质互补的竞争、融合与发展。
  在数字化浪潮中,新技术推动着新闻出版集团走向变革道路。传统的媒体行业中,内容生产和数字技术是分离的,来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以下简称ABC)的首席数字化信息官海伦·克利夫顿指出,以前新闻团队的工作模式是记者将收集并整理后的新闻告诉数字平台制作人员,然后制作人员进行剪辑加工等;而现在新闻部技术人员在项目初期,整合技术架构、优化流程,将新闻采集和制作合并在一个团队中,确保所有系统中枢化管理,实现管理一致化和操作无差化。此外,ABC还引入专门从事数字平台新闻发布和制作、软件开发、数据可视化以及数字新闻学的专业人员。尽管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在信息技术的支撑下,ABC对澳大利亚进行细分市场划分,在澳大利亚8个主要城市均设有办公室,45个偏远地区设有办事处,全方位有效覆盖了整个澳大利亚近80%的国土,保证新闻在整个澳大利亚甚至全世界传播。ABC根据不同地区播报不同的内容,偏远地区的播报针对当地社会、社区实时热点,实现新闻深入民间、地区,与当地人民生活息息相关。可以看出,传统纸媒在新技术趋势下借助互联网平台,在网络端的运营已呈现蓬勃发展的态势。大众可从网上、客户端免费阅读当天的报纸,实现信息免费共享。其商业模式则是通过获取读者信息,推送广告来盈利。对于传统媒体和数字媒体发展的权衡也有不同的声音,来自费尔法斯报业集团(Fairfax Media)旗下《悉尼先锋晨报》的主编丽萨·戴维斯则指出过去澳大利亚新闻出版业将注意力过度集中在数字媒体上,忽视了传统媒体的发展。数字化阅读往往是碎片化浏览式的浅阅读[2],难以完全取代纸质阅读。澳大利亚很多人还是喜欢打开书本,闻到书香去阅读。根据数据显示,75%的澳大利亚人选择阅读报纸,每月传统出版物的阅读量可以达到650万。媒体相互作用、相互融合已成为信息传播的主旋律,未来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必将是共融的状态,而非单一存在或各自独立[3]。因此,数字化发展与传统业务应放在同步的位置。过去的产品是内容,今天不再是内容,是新闻与各项技术的交织。如何实现传统媒体与数字媒体之间资源配置的最优化是新闻出版行业从业人员共同面临的一个困难和问题。
  2科技助力媒体行业发展
  2.1 信息传播方式的改变
  科技公司的兴起,如Facebook、Google和Twitter等,打破了传统媒体公司信息传播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性。过去,人们获取信息往往是通过订阅报刊、收听广播或观看电视等方式,这种传播行为是单向的,即大众只能作为信息的接收者,而难以参与其中。科技公司因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信息的传播方式,一切联网设备,都成了信息传播的工具。大众可以随时随地用手机拍出照片、写出故事,这使得大众和媒体公司站在同一个平台,两者之间可以直接沟通交流,大众甚至可以自己发布信息,以“个人出版”的方式变身“媒体”。消费者的阅读方式也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发生了潜移默化的转变,除了传统的单纯依靠视觉文本信息的输入来进行阅读以外,大量声音、图像、动画的加入也丰富了阅读方式,使之呈现了多元化发展的态势。[5]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实际上是处于领先地位的——因为有微信这样拥有庞大用户基数的平台存在。媒体,作为媒介,就是通过自身的中介作用将周边的有价值的信息有机地连接起来,高效地传播,满足社会的信息获取需要[6]。科技公司给传媒业带来了积极的改变,如手机App让传统的媒体公司可以用更好的方式讲述故事、传递信息。在这样的形势下,媒体用“互联网+”的理念来变革自己、发展自己,同时推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无论中国还是澳大利亚的新闻出版业都需要思考以下几个问题:如何利用新型的工具传播信息,帮助人们以可视化方式接触到数据和新闻?如何以新颖的科技方式讲述故事,使受众感到身临其境,拥有最佳的感官体验?如何证明所发布的信息都是真实可靠的,是否可以借助科技的力量使其实现?
  2.2 人工智能在新闻出版中的作用
  科技改变的不仅仅是信息传播的方式,甚至可以代替人类“生产”信息,比如智能机器已经可以像人类一样撰稿新闻、推荐新闻[7]。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AAP)主编托尼·吉里斯提到未来人工智能一定会在新闻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然而科技永远无法取代人的作用。如果我们合理并有效利用,人工智能必然会为新闻出版业的运作带来更好的发展。目前的编辑、审查、校对、印制、储运、销售等环节仍然依赖人力资源的大量投入,以群体智能为理念先导、以知识体系构建为核心的出版流程再造将会在人工智能时代大放异彩,其最终目标是出版企业拥有一套先进、完善的数字化生产流程,这种生产流程能够同步支持纸质产品印制、数字图书上线和知识库的封装上市,从而大大提高新闻出版行业的生产效率,有效避免“先纸质书、后数字化”的大量重复劳动和滞后工作[8]。我们的目标不是让人工智能完全取代人力劳动,而是利用科技构建多学科交叉的数字化出版流程新体系。因此,新闻出版业必须重视人工智能的发展,充分开发和利用人工智能提升工作效率,节省人力资源,使其发挥更大的作用,让新闻更好地传播出去。我们在未来的工作中应该思考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实现新闻策划,建立新闻日志,清晰知道每天新闻的概况,把新闻日志分享给客户,让这些客户也可以为他们的客人提供更好的服务。此外,还需利用科技追踪新闻的去向,了解哪些新闻需要多报道,哪些需要减少报道。
  3加强与“读者”(消费者)的信任与互动
  3.1 建立消费者信任度
  新闻出版行业的消费者即读者,如何满足读者的需求、加强读者的信任度以及与读者互动是每一个从事新闻出版行业的人员都要思考的问题。随着移动通信网络环境的不断完善以及智能手机的进一步普及,身处信息过剩时代的媒体环境,频频出现假新闻并且泛滥成灾,大众的生活中充斥着各式各样的虚假消息,它们借助互联网迅速扩散传播,使读者无法清晰辨认、防不胜防,新闻界的失实和失真造成了读者信任的流失[9]。数字平台的新闻保持真实、不僵化是对新闻出版行业的一个挑战。建立与读者之间的信任从消灭“假新闻”开始,读者都不希望自己阅读的内容和虚假新闻联系在一起。
  其中让笔者印象深刻的是一家名为The Conver sation的媒体公司,这是一家非营利性质的、完全为读者服务的媒体公司。该公司所有的作者都是领域内的专家,只在其擅长的学科内写文章,保证内容的高质量,并且所有的内容对公众免费开放。只有当编辑和学者进行充分沟通之后,作者才会同意刊发,以保证发表的内容和他们的研究结果保持一致性和真实性。网站内容可以被个人或机构再次出版。该媒体还有一个最大的特色是让学者评论新闻,即创新评论。目前该媒体公司商业模式很成功,它的经费来自各大学的资助、政府部分拨款以及部分读者捐赠。学者提供研究成果和观点,编辑把控内容的质量和正确性,记者帮助公众快速有效的接受这些成果和观点。因此读者相信其发表的内容是正确以及精确的,这种做法增加了品牌的安全程度,从而提高了读者的信任度。
  3.2  重视与消费者互动
  增加与读者之间的互动也至关重要[10]。费尔法斯公司(Fairfax Media)通过承办大量活动,如跑步、公园聚餐等,吸引大量的参与者。如果你是该公司的订阅者,可能享有折扣或者免费的食物等福利。Newspaper’s New readers公司联合创始人萨夫仁·霍顿分享了自己公司与读者之间互动的一个经历。他们在调研了欧洲的儿童新闻出版市场后,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板块,而澳大利亚却没有专门针对儿童开设的报刊,因此该公司想要成立一个儿童频道,并在启动该项目前作了大量研究。尽管当时澳大利亚整个出版界都有向数字化方向发展的趋势,但研究结果表明儿童还是更倾向于纸质读物。由于儿童对周围的世界保持着好奇心,因此他们非常希望参与到新闻中,而该公司的报纸也就应运而生。该报颜色丰富、版式简单,其中包括一些热门观点内容、书评等。同时就一些敏感的话题会邀请儿童心理咨询师参与其中,比如恐怖袭击、暴力犯罪、美国的枪击案等。尽管对于儿童来说是很难理解的,该公司记者会尝试进行解释,以达到教育的目的。报纸内容被编写得尽量简单,多用图形展示故事,比如用图画方式展示美国的选举。他们很重视学校这个板块,邀请儿童做小记者,采访政要名人等。与读者之间的互动交流使得这家公司兼具可持续发展并在创办不到一年内基本实现盈亏持平的状态,并有望在未来吸引更多的订阅者。
  尽管澳大利亚与中国处于不同的地区,但新闻出版业面临的环境是一样的。作为中国新闻出版行业的中坚力量,我们要紧跟数字化发展潮流,定义未来发展的趋势,为中国新闻出版业的数字化不断增添价值,大力推动我国新闻出版“走出去”,提升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参考文献
[1] Chandra A, Kaiser U. Chapter 9 –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M].Handbook of Media Economics,2016:397-444.
[2] 熊雁.深度分析数字化阅读的影响与将来[J].新媒体研究,2015,1(1):79-80.
[3] 李钟隽.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互动与融合[J].学术交流,2010(5):205-207.
[4] 李娟.试论“自媒体”传播形态对大众媒介传播的影响[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09(10):49-50.
[5] 付梅,刘娟,葛明贵.新媒体时代阅读方式的转变与大学生阅读[J].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27(2):113-115.
[6] 李双斌.互联网+生态圈下的科技媒体融合与变革[J].科技传播,2015,7(22):121-124.
[7] 赵鑫,赵盼超.文化人类学视野下人工智能新闻内容生产再思考[J].中国出版,2017(9):46-49.
[8] 张新新,刘华东.出版+人工智能:未来出版的新模式与新形态:以《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为视角.科技与出版,2017(12):38-43.
[9] 刘子婧.新媒体时代下假新闻的生成机制[J].艺术科技,2017,30(6):430.
[10] 解亚美.《中国青年报》与重点读者互动模式分析[D].山东大学,2013.

|作者单位:王晴   包旖旎 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编辑部,610041,成都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biz=MzA4MjE0MDYyNg==&mid=2694674351&idx=1&sn=79913cc346eb013f760fb50c
0dcb5774&chksm=bae39b128d94120459f55ee63d208b78ef54abf2bc1db32b51643ab91ec609ec75d80958c2b0&mpshare
=1&scene=23&srcid=0119MBQpO9sLsrj97ZaazOVT#rd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