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刊物的所能和所愿
发布时间:5/9/2019 1:39:57 PM 浏览次数:661
分享到:

一、所能
  学术刊物首先是一个载体,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的载体,刊载学者们的研究成果。就是说,我们不生产知识,只是“展示”和“流通”知识的一种渠道。我们有时也被高抬一下,称为“把门人”,其任务是为一个学科的学术发表的质量“把关”。所谓“把关”,就是要把不合格的文章拒之门外。当然合格并不意味着优秀,所以我们的刊物往往会刊登不少“合格”但不优秀的论文。学界似乎也认可我们的做法,并不把我们刊登出来的论文视为优秀的代表。
  可是,我们有时连“合格”的关都把不住,现在有不少不合格的、滥竽充数的、甚至抄袭的、伪造的文章也会堂而皇之地刊登在我们的刊物里面。这点我们应该检讨。
  有时我们也很“牛”。不少学者会主动“巴结”我们,甚至会用小恩小惠来跟我们套近乎,我们也会常常碰到“领导关照”或“亲友请托”。我们突然感到会有不能承受之“牛”,我们有时竟能“主宰”一名学者的学术生涯。按照流行的学界规则,不发表,就灭亡。我们的刊物专伺“发表”,因此关乎学者“灭亡”与否之大事。
  况且,中国高校教师和博士生有这么多,人人都响应号召来发表文章,我们现有的“载文量”是远远满足不了这种“刚需”。广大学者发表论文的需求和刊物的数量之间的不平衡,已成为我们高等教育发展中的一个重要制约因素。所以不难理解,我们突然身价倍增,被仰视,被簇拥。
 二、所愿
  其实,我们不愿被“万众瞩目”或“顶礼膜拜”,也不想决定别人的学术生涯,更不想决定某个学科的A+或B-的地位。我们就是一个学术共同体的交流平台,我们的任务就是为学术交流而服务,为学者服务,为学术共同体服务。
  服务可以是被动的服务,也可以是主动的服务。所谓被动服务,就是在现有的文章中选出好的稿子刊登出来;而主动服务则意味着,我们的工作要向前延伸一步,我们不仅关注已成的成果,而且也关注将成未成的成果。
  我们都知道,学术最为活跃的阶段是学术成果将成未成之时,已经发表的成果,其实已经不在最前沿了。所以,我们很想在学术成果“将成未成”之时就参与进去。在这里我们可以捕捉到最新的信息、最新的动向、最有价值的观点。这些往往比已经发表的成果更有价值。
  我们不敢自诩去引导学术,但我们愿意为新成果的生成助一臂之力。我们与学者不同,学者关注很专门的学科或自己研究的问题,而我们关注整个学科,视野宽一些;学者往往从个体的角度来看待其研究成果,而我们则从作者和读者的角度来关注成果;我们可以从我们的角度提出动议、设想或建议,以此来激发、推动学者的研究。
  我们虽然不生产知识,但作为学术共同体交流的平台,是知识产生中的一个环节,无疑是知识共同体中知识生产的参与者。
  所以,我们具有不可替代的视野,不可替代的作用,不可替代的责任。这对我们办刊物的人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的编辑不只是文稿的加工者,文字的编辑者,同时也应该是学者的“同谋”、“同伙”,学术共同体的“捕风捉影”者、“看风使舵”者。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WVbTL855ufZTw-9afGCpA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