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校法、他校法、理校法在校是非功能中的运用
发布时间:5/23/2019 12:00:50 PM 浏览次数:705
分享到:

两大功能,四种方法

  校对有两大功能,一是校异同,一是校是非。校异同是校对人员将校样与原稿逐字逐句比照,通过查找两者的异同来发现并改正录排错误。校是非是校对人员发现原稿本身存在的错误,提请编辑处理,弥补作者创作和编辑加工的疏漏。校异同和校是非同样重要,不可偏废。校对人员在完成消灭异同错误的任务同时,还应注意发现原稿中的是非错误,实现好校是非的功能,发挥校对工作在保障图书质量中的重要作用。
  校对的基本方法有对校法、本校法、他校法、理校法四种。这是著名学者陈垣总结提出的校勘原则和方法。对校法是将校样依据原稿进行比照核对,通过比对发现校样与原稿的异同,改正排版的错漏,其主要功能是校异同。本校法是将书稿内容前后比较,发现表述不一致或矛盾的地方,提出疑问,以订正错误的校对方法。他校法的特点是以他书校本书,是利用与所校对书稿内容相关的比较权威的其他文献排疑的校对方法。理校法是通过推理、分析作出是非判断的校对方法。在校对实践中,书稿中的是非错误主要是通过运用本校法、他校法、理校法发现的。运用好这三种校对方法,是提升校是非水平、实现校对的校是非功能的重要途径。(本文作者:张学民;单位:党建读物出版社;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本校法的运用

  本校法是通过比照校样中内容前后不一致或矛盾的地方来发现错误的方法。因此,校对人员对于书稿中前后相同的内容,要有意识地和已校过的相应内容进行对比,确认是否与前面的一致。如不一致,说明其中必然存在着错误。如,一本书稿前文提到“1942年12月,党中央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延安干部学校的决定》”;后文提到这个文件的发布日期是“1941年12月”。同一个文件,发布日期不同,其中必定存在错误。又如,前文提到“全国有党员8800多万名”,后文说“全国有党员8900多万名”,前后数据不一致。再如,前文讲到井冈山精神的主要内容是“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实事求是、敢闯新路,依靠群众、勇于胜利”。紧接的后文讲到“勇闯新路是井冈山精神的核心”。前面是“敢闯新路”,后面是“勇闯新路”,意思虽然相同,但用字有不同,其中应有一个是错误的。

他校法的运用

  他校法是通过以他书校本书的方法来发现校样中的错误。有时,通过本校法发现前后内容不一致,但不能确定其中哪一个是正确的情况下,可以运用他校法,在有关的权威文献资料中找到根据。如,刘少奇同志的一篇著作标题在书稿中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清算党内的孟什维克思想》,第二次是《清算党内的孟什维主义》。用本校法可以发现二者不一致。究竟哪一个是正确的?在对这篇著作不熟悉的情况下,就要用他校法从权威文献中查找核实。经查阅《刘少奇选集》,得知正确的标题是《清算党内的孟什维主义思想》。这证明书稿中的两个标题都是不准确的。
  对于书稿中引用其他图书或法律法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报告等文献中的内容,可以通过他校法,核实引文内容是否准确。如一本书稿中阐述毛泽东同志借用一副对联给学风不正的人画像:“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咀尖皮厚腹中空。”其中,究竟是“咀”还是“嘴”,经与《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中《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核对,是“嘴尖皮厚腹中空”,此处的“咀”,应建议编辑改为“嘴”。

理校法的运用

  理校法是通过推理、分析作出是非判断的校对方法。推理的依据应是常理和事物本身的逻辑和道理。如一本书稿中谈到毛泽东同志读书的范围很广,引用了《西行漫记》中的一段文字:“他读书的范围不仅限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家,而且也读过一些古希腊哲学家如斯宾诺莎、康德、歌德、黑格尔、卢梭等人的著作。”斯宾诺莎、康德、歌德、黑格尔、卢梭这些人物哪一个也不是古希腊的哲学家,不符合事实逻辑,由此可知这段引文中存在着错误。提请编辑核实后得知,原文中“古希腊哲学家”后的“如”字应为顿号,用来表示并列关系。

校是非必须有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

  本校法、他校法、理校法的有效运用,都建立在校对人员有高度责任心的基础上。校对人员要有意识地、主动地综合运用本校法、他校法、理校法,实现好校是非功能,发挥校对工作在图书质量保障体系中的重要作用。
  第一,要加强对特定领域知识的学习。每一类书稿的内容都属于某一特定知识领域。这就要求校对人员对所校书稿内容的相关知识要熟悉了解。
  要提高校是非的能力,校对人员应努力学习,争取做相关领域知识的专门家。如,校对党建类图书,校对人员应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认真学习党章党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报告、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著作,认真学习党的历史、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这样,校对人员才能增强政治敏锐性,及时发现不准确甚至是错误的表述,才能在需要运用他校法的时候知道需核对的内容出自哪里,快速准确地找到作为依据的“他书”。
  要校好本书,校对人员应先学好“他书”,知道正确的是什么,心中有是非标准,发现问题才能准确对标。如,有一本书稿在出自十九大党章总纲中关于党的指导思想的一段论述之前,加上了“十九大报告指出”,认真学习过十九大报告和党章,会立刻发现所加的这句话有误。
  党的理论和制度在不断创新与发展,过去正确的理论和制度,有的已经过时。校对人员要与时俱进,注意书稿中有关党的理论和制度的内容是否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对新修订的党内法规,如《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等,应与旧法规进行对比,找准修订前后的变化和差异,在校对中有意识地注意相关内容是否与新修订条例的规定一致,引用的条文内容是否为新条例条文,用理校法树立防范出错的意识,用他校法去核对证实。
  第二,要对所校书稿内容入脑入心。校对人员对校过的内容要及时联系和回忆,有意识地将当前校对的内容与前面校过的相同内容进行比照,用本校法发现前后矛盾和不一致的地方,及时向编辑提出。校对人员要在对所校书稿内容理解的基础上进行校对,边校对边思考书稿的思想内容和前后逻辑关系,运用理校法发现阅读不通顺、表述不确切、不符合逻辑和语言规范的词句,及时提请责编作适当处理。如书稿中有这样一句话:“对违纪后出国(境)、外国驻华使(领)馆或下落不明的党员如何调查处理?”“出国(境)”和“外国驻华使(领)馆”没有并列关系,用顿号连接显然读不通、语意不明。经提出质疑后,编辑改为“对违纪后逃往国(境)外、外国驻华使(领)馆或下落不明的党员如何调查处理?”,纠正了语意差错。
  第三,要有刨根问底的精神。校对人员发现疑问后,对于正确的究竟应该是什么,要以认真负责的态度,运用理校法分析推断产生错误的原因,运用他校法去查找相关权威资料核实,从而把问题弄清楚。如,一本书稿中有这样一段话:“1943年4月2日,毛泽东给时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代理部长何凯丰写信,说:‘我的思想(马列)自觉没有成熟,还是学习时候,不是鼓吹时候;要鼓吹只宜以某些片断去鼓吹(例如整风文件中的几件),不宜当作体系去鼓吹,因我的体系还没有成熟。’”这段话中的引文出自《毛泽东文集》第三卷《给何凯丰的信》。其中的“片断”一词是否是“片段”之误?为了解决这个疑问,就找来《毛泽东文集》第三卷中的这篇文章进行核对,结果原文确实是“片断”,引文没有错误。但是,这篇文章标题下的日期为1943年4月22日,书稿中提到的日期“1943年4月2日”显然是错误的。在核对引文消除对“片断”一词的疑问同时,还发现了这个日期错误。经查阅《现代汉语词典》中的“片段”和“片断”两个词条,得知,“片段”也作“片断”,“片断”当名词使用时同“片段”,这样,既明白了引文中的“片断”不是错误,也学到了“片断”的含义和用法。(作者:张学民;单位:党建读物出版社;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yteoYDBjnT2hg0Y6Getm0Q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