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质理念与出版品质
发布时间:1/16/2019 11:59:08 AM 浏览次数:744
分享到:

  摘要:源自先秦儒家的文质理念深刻影响着中华的造物文明,其中也包含着对出版物的深刻影响。本文通过对文质理念的哲学阐释,认为出版物同样存在着“文”与“质”的问题,笔者将出版物的“文”与“质”划分成了形式与内容的文与质和辞藻与思想的文与质两个层次,并对两个层次进行了分析,进而逻辑地推出出版物应该坚持文质理念导引下的“彬彬”品质。如何实现这种彬彬品质,本文认为需要从出版人自身素养不断提升与发现和涵养优秀作者两个方面去探索和努力。
  关键词:文质理念 出版物 彬彬品质
  中图分类号:G230

  出版作为人类文化积累与传播的重要途径,自诞生以来,就存在着出版物自身品质如何的问题。出版物的品质从理论上讲,要追求比其他商品更高的品质,因为出版物是商品但又高于商品,对其品质有着远高于商品的要求。本文拟用中国哲学中的文质理念来探索和分析出版物如何实现文质兼备的彬彬品质,以期为进一步提升出版品质,从哲学视角建言献策。
一、文质理念的内涵
  人类文明史中,中国是文化非常早熟的国家,众多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重要理念最早都产生于中国,“文质理念”便是其中之一,我们以先秦儒家对文质理念的解释为根据,认为就出版而言,文质理念应该界定为:出版活动中所秉持的、出版物在内容与外观以及辞藻与思想方面的和谐与美的理念。该理念十分有利于出版品质的确保和提升。
(一)道墨法三家文与质的思辨
有关“文”与“质”理念的论述,先秦时期,各主要学派均有自己的不同见解和主张,现略述如下:①道家重质轻文,主张取法自然。道家以“道”为宇宙本体,主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①主张“见素抱朴,少思寡欲,绝学无忧”②。常人看重外在的“文”,而在老子看来,“文”只是外在的装饰,与素朴的天性相悖,也远离了“道”的境界,道家重视的是内在的“质”。②墨家重质轻文,主张节用去奢。墨子反对不惜民力、物力追求奢华,在“质”得到满足的前提下,过分追求外在的“文”,他认为,王公贵胄穷奢极欲是造成百姓穷困、难于治理的根本原因,所以,墨家从民本角度出发坚决主张在造物过程中贯彻节俭去奢的原则。③法家重质轻文,强调功利实用。法家的造物理念集中表现于韩非子的功利论,现实的功利是其价值观的核心所在,在他看来,决定事物价值的仅仅是其实用功利的方面。“礼”用来承载情感,“文”用来修饰“质”,君子应该重视情感而非外在的“礼”,喜欢的应该是“质”而非“文”,通过外在形式才能讨论的情感是恶劣的;通过外在装饰才能讨论的本质也必然是衰败的。韩非子是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其相关主张表明法家在文质理念方面重质而轻文。道家、墨家和法家在“文”与“质”的关系上均重“质”而轻“文”。
(二)儒家的文质主张
  儒家关于“文”与“质”关系的论证,最早见于《论语·雍也》,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③在这段表述中,“质”是指内容质朴,也可代表思想感情;“文”则指外在修饰,也可代表礼仪;“野”是指鄙陋、粗俗;“史”则指虚浮华丽;“彬彬”是指文质相宜,体现的是和谐之美和文雅之美,孔子对君子的这种期望也包含了他的审美主张。“文”在《论语》中多次出现,如“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④“文”在此处指周代从夏商两代承袭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中的各种美好的东西,其中就包含了器物的制作。孔子在其核心的仁学主张基础上认为,一个有志于修成君子人格的人,在质朴与文采关系上,若质朴明显超越文采,就会显得粗鄙,反之则会失之虚浮,都不是一个君子所应具有的人格特征,他主张“文质彬彬”,即“文”与“质”要完美融合,文且质,质且文,做到“彬彬”,达成理想的君子人格。孔子的这一理念,结合其对器物的理解和比喻,事实上也是对器物审美的主导思想,这种主张在刘安及其门客编写的《淮南子》、杨雄所著的《法言》和王充所著的《论衡》中均有论说,这种对器物审美的主张当然也包含了对出版物品质的主张。
  汉代确立儒家的正统地位后,儒家思想开始对中华文明产生全面持久的影响,历代文人和出版家对儒家文质理念的推崇和践行,必然会体现在出版物的品质方面。唐中期后,雕版技术广为采用,宋代达到高潮,其后几朝,在出版物的品质方面,文人与出版家孜孜以求,追求彬彬品质,创造出了大量文质和谐的卓越作品。我们在钦佩的同时,更需要做的是如何将文质理念在当前透彻理解并推动当代出版品质的提升。
二、出版物文与质的层次及含义
  出版物借助某种载体记录内容并传播,形成的是有形的商品,这种商品从外观设计到内容编辑,都存在着“文”与“质”的问题,我们认为出版物的“文”与“质”,可以划分为形式与内容的文与质和辞藻与思想的文与质两个层面。
(一)形式与内容的文与质
  书籍、报刊和电子出版物都存在着形式与内容的“文”与“质”的问题。本文专就书籍而言(下同),从“文”的视角看,过去四十年来,我国图书装帧深受广告设计的影响,装帧设计和技术呈献给读者的视觉美感越来越强。①封面设计。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各出版社在突出主题的同时,想方设法吸引读者注意,希望通过封面抓取读者的眼球,进而能被读者翻阅和购买,出版社在市场导向下对书籍封面的这种高度重视,一方面有利于书籍的销售,另一方面也确实使读者获得了美的感受与良好的使用体验。2004年,获得“世界最美的书”唯一金奖的《梅兰芳(藏)戏曲史料图画集》,采用中国传统的线装方式,外壳烫金,字体采用凹版印刷,整本书的装帧设计,从纸张色彩、重量,装订风格到外包装设计,处处体现着策划和设计人员的匠心,获得了德国莱比锡“2004世界最佳图书设计评奖”金奖,凸显中国戏曲艺术的内容,在卓越外观的帮衬下,更显得和谐与雅致。②版式设计。纸质书籍的版式设计决定着书籍的体貌,是稿件内容编排的载体,好的版式设计会让读者不自觉地产生舒适感,在阅读和摆放时都很方便,所以各出版社一改三十年前图书版式设计的单调呆板,而根据内容和读者喜好设计出了琳琅满目的书籍。既有阅读时很舒服的大16开的书籍,也有可以装在口袋里便于随时翻阅的口袋书,而且在视觉效果上这些出版者普遍考虑读者的阅读体验,纸张的颜色、字体字号以及行距间距都越来越考究,这是为读者着想,适应市场的必然结果。
  书籍除了要有物理的外形,更要有有价值的内容和思想。从“质”的方面看,过去四十年来,中国书籍的内容同样产生了巨大的变化:①内容的极大丰富。与改革开放前相比,过去四十年,中国以开放包容、海纳百川的博大胸襟,引进、翻译并出版了大量西方文明成果,涵盖了自然科学和人文社科的方方面面,极大拓宽了国人视野;同时,国内的相关学科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进步,这些都极大丰富了出版物的内容。②出版物内容品质的巨大提升。中国出版界在引进西方版权时始终将西方最优秀和对中国最有价值的著作引介给国人,加之中国学者四十年来学术水准的持续提升,使得当今出版物的内容品质有了巨大提升,原创的优秀著作越来越多,版权输出每年都有长足的进步。
  从形式方面看,中国图书的装帧水平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进步;从内容方面看,学术水准和思想深度同样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绩。形式和内容的结合,亦即我们探讨的文与质的和谐从整体而言体现着当今我们时代的特色。
(二)辞藻与思想的文与质
  出版物除了有形式和内容的“文”与“质”,还有辞藻与思想的“文”与“质”,对此的探究是对内容抽象之美的深入思考。语言是思维的外壳,文字对思想的表达不仅要准确,还要有美感。辞藻是否精美华丽体现的是“文”的方面,思想是否深刻而有魅力则体现着“质”的方面。审视现实,笔者认为,在辞藻与思想和谐方面,存在着两种突出类型:①思想深刻而辞藻乏味。中国现代学者普遍存在文字功底较民国之前学者差的现实情况,使其在表述方面往往乏味而且缺少文采,有时甚至不能用中国人能理解的语言向中国人表述,致使引进的一些西方哲学名著翻译成中文后晦涩难懂,不知所云,迫使有能力的学者宁肯读原文也不愿意读中文翻译版。同样,中国学者在自己撰写的著作中也在相当程度上存在着思想深刻而辞藻乏味的问题,这也正是近年来很多民国时期图书再版和港台一些图书在大陆畅销的原因之一。思想深刻而辞藻乏味就是我们所讲的“质”胜于“文”,出版物就会给人粗鄙的阅读体验。②思想平凡而辞藻华丽。在当今的出版物中,也确有一些出版物存在着思想不深刻,逻辑不严谨,但辞藻却比较华丽的现象。具体来讲,我们认为以下出版物当属此类。①快餐类读物。此类读物是网络发展和网络阅读习惯的产物,当今手机阅读的很多读物,一些出版者为了经济利益,雇佣一些写手,迎合部分阅读者的偏好,将大量没有文学价值甚至是低俗下流的内容以吸引人的辞藻传播出去,这类出版物媚俗、思想肤浅,也没有什么精神营养,有的甚至被称为“垃圾文学”。②浅阅读类读物。互联网时代提供了太多阅读的媒介和表现的手段,博客、电子小说和多媒体等都可以通过文字、图片、音频和视频传递信息,而不再仅仅靠纸质书籍中的文字和插图,人们通过跳跃式的快速浏览去阅读,追求的不是思想的快感,而是视觉的快感和心理的短暂欣慰。浅阅读类读物,其内容以适合阅读者的舒适的方式传递信息,做到了抽象的辞藻华丽,但其思想却很平凡,属于“文”胜于“质”,不能给人以精神境界的提升,也不会给人留下多少耐人寻味的东西。
  笔者认为,出版人树立崇高的出版理想,就必须努力将奉献给读者的出版物做到先重质,再重文,文与质相得益彰,真正成为全面塑造人们精神世界的必需之物。
三、如何实现出版物的彬彬品质
  通过对文质理念的阐释和出版物文质层次的研究,我们逻辑地推出出版物文质一体理念的内涵应该是彬彬品质。所谓彬彬品质,是指出版物既要有与内容相宜的外观,更要有实实在在的内容,在内容方面,我们既要有文字之精确之华美,又要有思想之深刻。具体而言,实现出版物形式与内容以及辞藻与思想的文质兼备,在当前环境下,我们认为需要做到以下两个方面:其一,出版人自身素养不断提升;其二,发现和涵养优秀作者。
(一)出版人自身素养不断提升
  1. 坚守义以为上的价值理念
  “义以为上”同样是孔子的重要主张,“义”是指正当性,含有道义的意思,该理念要求我们在道义和利益面前,必须将道义置于首位。该理念并非空洞的道德说教,而是重要的智慧。当我们将出版物的社会效益和社会影响放在首要的位置时,经济效益自然随之而来,商务印书馆早年出版教科书和编纂《辞源》等工具书就是很好的例证。出版人在不断提升专业素养,用心去感受文与质,并通过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努力实现彬彬品质的时候,必然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心力,这与追求当下的利润是矛盾冲突的,出版人必须要在“义”和“利”之间做出孰先孰后的取舍,孔子主张,“君子谋道不谋食”⑤,认为“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⑥笔者认为,孔子在“义”“利”方面的主张与其文质方面的主张是相通的,我们无法想象一个将“利”置于“义”之前的人能有“文质彬彬”的君子气象,所以,“义以为上”的价值理念也是我们出版人实现出版物彬彬品质的价值追求。这种价值追求会使我们在内容选择时注重文化价值、传播价值和积累价值,从而力求品质彬彬;会使我们从根本上杜绝有文无质或文质俱差的出版物。这种“义以为上”的价值理念一旦形成,将会深入持久地体现在出版人的作品之中,从根本上保证出版物彬彬品质的实现。
  2. 不断提升自身专业素养
  出版人的专业素养是实现出版物彬彬品质的重要保证,正如马克斯·韦伯曾指出的那样:“无论就表面还是本质而言,个人只有通过最彻底的专业化,才有可能具备信心在知识领域取得一些完美的成就。”“今天,任何真正明确而有价值的成就,肯定也是一项专业成就。”⑦韦伯的这段论述虽然是对纯粹的学术研究而言,但对出版人也同样中肯。当代出版人在信息化和网络化环境中,面临着内容生产者和接受者界限不断模糊的尴尬,出版人文化中介的价值似乎在不断消解,迫切需要出版人不断提升专业素养,以凸显出版人在文化选择、传播和积累方面的独特价值。这些专业素养包括出版人自身的文质修养,亦即出版人自身对“文”与“质”的透彻理解,通过出版物就会印证出版人的文质修养。所以,出版人需要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这种专业素养是全方位的,不仅包括策划选择、编辑加工、装帧设计,还包括市场比较研究和营销推介等。人民文学出版社争取到《哈利·波特》的版权后,编辑们从中国孩子的接受习惯、翻译的影响、日本等国销售经验和国内如何促销等方面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研讨,采取了适应性翻译、多角度多层次宣传推介,编辑们以优秀的专业素养使《哈利·波特》在中国再次成为畅销书。
  3. 养成切磋琢磨的工匠精神
  《诗经》有云:“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⑧孔子要求弟子们以《诗经》作为立言和立行的标准,子贡领悟了孔子的主旨,在讨论修养问题时,回答孔子说:“《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⑨获得了孔子的高度赞许。“切磋琢磨”是古今中外工匠精神的必备要素,对出版人而言,则意味着对拟出版内容悉心的取舍打磨、孜孜以求和精益求精。钱钟书先生在学问方面博大精深,在其笔记体著作《管锥编》出版时,责编周振甫先生发现,书中的很多经典文献的内容都是钱先生凭借记忆直接写进去的,为确保质量,周先生做了浩繁的校核工作,以其深厚的古文字功底和专业素养,对全书一百三十万字进行了悉心的编辑加工,确保了该书的品质,再辅之以雅致的外观,“质”且“文”,由内而外地散发着学术的魅力,使该书成为研究中华学术的经典之作。在对出版内容切磋琢磨的过程中,我们认为,也是对出版人自身文质修养的提升,出版人坚持这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久而久之,势必使出版人自身文质修养和专业精神获得持续和大幅的提升,使自己成为具有工匠精神的出版人,这种工匠精神必然会不断提升出版物的品质,从而形成我们期望的彬彬品质。
(二)优秀作者的发现及涵养
  出版人在确保出版物的彬彬品质方面发挥着发现好作品、促成好作品的重要作用,但从出版物自身属性和从“质”的方面看,作者的作用是第一性的,没有好的作者,创作不出好的作品,出版人纵有经天纬地之才亦无可奈何。所以,优秀作者的发现和涵养是获得彬彬品质的基础性条件。
  1. 优秀作者的发现
  出版家小赫伯特·S.贝利认为,才华横溢的作者会深深影响出版机构的决策和相关活动,他们是出版机构的力量和源泉,优秀作者决定着图书的生命力。相对于出版机构和文化市场,优秀作者属于稀缺资源,发现优秀作者,对实现彬彬品质起着基础性的重要作用。叶嘉莹先生回国不久,因其深厚的学术积累和底蕴,在国内学界广受关注,上海古籍出版社及时敏感地注意到,并于1980年率先出版了叶先生的《迦陵论词丛稿》;三联出版社在策划出版大众读物时,以其卓越的出版底蕴和市场感悟能力,发现了蔡志忠,并在大陆成批呈板块地出版了蔡志忠的漫画,使其在大陆获得前所未有的影响力,也使三联出版社大众出版获得了重大成功。发现优秀作者,并及时将其作品经过专业化的、充满文质气息的编辑加工,奉献给文化和市场的就往往是文质兼备的佳作。
  2. 优秀作者的涵养
  水源需要涵养,宝贵的作者资源同样需要涵养。很多杰出学者在“小荷才露尖尖角”时,一些独具慧眼的出版人便“早有蜻蜓立上头”,出版了这些学者早期的作品,这些学者和出版人的合作往往历经数十载,双方在合作过程中的了解不断加深,配合也越来越默契,容易形成一系列文质兼备的出版物。以“学术沃土、思想摇篮”著称的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作为中国人文社科领域的一面旗帜,数十年来涵养了大批优秀作者,我国许多著名的哲学家、经济学家和法学家等,往往在他们刚刚走上教学科研岗位,有了一点学术成就时,就被人大出版社及时发现,其作品被以适当的形式推向学界和社会。以博士生导师赵锡军教授为例,早在1996年,作为青年教师,赵锡军还博士在读时,人大出版社便发现其才华,为其出版了《国际金融》一书,伴随着该学者的不断成长,其十多部著作中的绝大多数都在人大出版社出版,外社很难拿到他的书稿,成为该社涵养优秀作者的典型事例。
  综上所述,文质理念对我们的出版理论和实践有积极而深刻的指导作用,对该理念的深入理解和践行,必将有利于我们为社会奉献更多“文质彬彬”的高品质的出版物。
注释
①《道德经·第二十五章》。
②《道德经·第十九章》。
③《论语·雍也篇》。
④《论语·八佾篇》。
⑤《论语·卫灵公篇》。
⑥《论语·述而篇》。
⑦[德]马克斯·韦伯:《以学术为业》,《学术与政治》,冯克利译,三联书店,2005年版,第23页。
⑧《诗经·卫风·淇奥》。
⑨《论语·学而篇》。
参考文献
[1]杨伯峻. 论语译注[M]. 北京:中华书局,2016.
[2]张元济. 张元济论出版[M]. 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
[3]李昕. 做书——感悟与理念[M]. 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
[4]齐峰. 纵论出版产业的科学发展[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5]贾森·爱泼斯坦. 图书业[M]. 杨贵山,译.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6]聂震宁. 出版者说——关于书刊出版的理解与随想[M]. 北京:三联书店,2013.
[7]赖勤芳. 刘勰文质论再释[J]. 江淮论坛,2006(1).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2ktEsWvded4ohtCjNnGXiQ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