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构建研究
发布时间:3/1/2019 4:12:17 PM 浏览次数:744
分享到:

  作者:刘广峰 张涛 孙金 谢冰
  摘要:标准化是支撑产业发展有效运行的重要手段,而标准体系对标准化工作具有极为重要的指导作用。本文对专业出版知识服务的内涵及标准要求进行了研究分析,提出了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具体内容,并对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应用价值进行了描述。
  关键词:知识服务 专业出版 标准化 标准体系
  中图分类号:G231
  一、研究背景
  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指出:“对各领域知识进行大规模整合,搭建层次清晰、覆盖全面、内容准确的知识资源库群,提高我国知识资源的生产与供给能力。”[1]各专业出版社作为各领域知识资源的提供者,其对内容资源进行知识化加工与传播,建立专业的知识服务平台,从而系统、专业、精准地提供知识服务,能全面提升知识资源管理效率、经营效益和服务水平。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是出版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也是科技与出版业深度融合的必然要求。
  标准是为了在既定范围内获得最佳秩序,按照规定的程序经协商一致制定,并由公认机构批准,为各种活动或其结果提供规则、指南或特性,供共同使用和重复使用的规范性文件。标准体系是一定范围内的标准按照其内在的联系形成的科学有机整体。[2]在标准化工作中,标准体系的建设居于核心地位,是具有全局性、引领性、基础性的顶层设计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在致第39届ISO大会贺信中指出,“标准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成果”,“已成为世界‘通用语言’”,“中国将积极实施标准化战略”,“标准助推创新发展,标准引领时代进步”。[3]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构建是知识资源体系建设和知识服务工作的基础,是出版业实施标准化战略的具体体现,也是技术与出版融合发展的内在需求。
  2015年11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8项知识服务工程标准,这表明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在标准化建设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创新性探索并取得了积极效果。但是随着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工作的不断深入,我们有必要在标准化原理与方法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索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工作的内涵和标准需求,研究建立边界清晰、结构合理、内容科学的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从整体上为生产经营和管理提供全面、系统、规范的技术支持和管理方法,促进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工作健康、持续、稳定发展。
  二、专业出版知识服务的内涵
  近年来,由于科技的飞速发展和信息技术的不断推动,使各专业领域的数字内容资源呈现爆炸式增长,总量已达PB级(1PB=1024TB)。但是,目前各专业出版社的数字内容资源管理存在诸多问题:缺乏统一管理和有效的资源共享机制;现有查询检索手段落后,知识和信息资源管理效率和服务水平不高;资源布局对科技创新支撑不足等。为解决上述问题,各专业出版社整合、利用本行业中外文科研论文、技术成果、专业期刊、学术著作、企业标准等现有资源,运用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对资源进行知识加工、组织和管理,研发构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具备国内一流水准的知识资源体系,开展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工作,从源头开始对内容资源进行面向市场终端的全面开发与利用。
  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是基于专业知识资源,满足用户需求的一种服务活动。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关注用户的需求,给用户提供的不是海量无序的信息,而是根据用户的问题与需求,利用数据挖掘、异构数据库、知识图谱等技术对资源进行组织与分析,向用户提供可以解决问题的知识资源的一种服务。
  开展专业出版知识服务需要建立大型的综合性的知识库,在各专业知识体系的框架下对数字内容资源进行知识化的加工,并通过平台为用户提供服务。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工作的主要内容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找到“根”,即确定核心知识点;二是长成“干”,即围绕核心知识点梳理展开,建立知识树;三是“添枝加叶”,即将与主干有关联的知识信息添加到知识树中,丰富知识树的内容;四是“开花结果”,即根据用户的需求,在充分理解用户意图的基础上,通过内部调用整合知识树干、枝、叶的“精华”,为用户呈现一个近乎合意的答复。
  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工作的重点是“添枝加叶”和“开花结果”两个方面。所谓“添枝加叶”,就是要对国内外各行业知识的信息流进行汇聚,形成海量知识数据内容资源,并根据细致的专业分类,分别流向对应的“树枝”。在此基础上,对不同类别、不同属性、不同含义的数字内容资源进行整合,形成符合各垂直行业从业人员搜索行为习惯的“枝叶”,在用户进行搜索时,针对关键词能够实现整个数据内容资源池内所有相关信息源的抓取。所谓“开花结果”,是要在海量数字内容资源的内部,通过一定的算法进行机器学习,将不同枝节上的信息知识有机地进行关联映射,形成立体的知识网络,当用户根据个人喜好进行检索时,能够充分理解用户的需求,及时对知识网络中的信息进行调用,呈现在用户面前的内容,一定是用户最想要的知识脉络。此外,如何不断补充吸纳最新的行业知识与资讯内容,不断形成和完善基于用户现实需求的产品,经济上考虑资源的最优利用,功能上考虑用户的完美体验,产品上考虑市场的多样需求,使得平台能够进入良性运营,进行运营模式研究也是专业出版知识服务的重要工作内容。
  三、专业出版知识服务的标准需求
  专业出版知识服务的规范运行涉及流程、操作等方面的塑造和引导,需借助标准化手段从技术和操作层面进行细化和扩展。专业出版社的数字内容资源如何加工、如何交换、如何分类、如何管理,都需要有规则,即需要制定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将相关标准按其内在联系形成科学的有机整体,即为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建立,一方面对知识内容的生产提出规范性要求,另一方面也对技术和流程做出规定,这是保证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水平和质量的最基础性工作[4]。基于以上对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工作内涵的分析,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需要知识元描述形式和方式的相关标准规范核心知识点的描述。
  (2)需要知识元的逻辑关系描述形式和方式的相关标准规范知识树的建立。
  (3)需要知识资源重组、聚类的相关标准规范“添加枝叶”工作的流程及操作。
  (4)需要知识资源关联加工的相关标准规范“开花结果”工作的具体实施。
  (5)需要平台的服务质量要求及评价的相关标准保障知识服务平台的良性运营。
  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建立和完善,将有力促进各专业出版社数字化转型,实现知识生产、服务和管理的高质量和高效率。
  四、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
  从专业出版知识服务的内涵和标准要求出发,制定的标准体系,既要保证标准体系的完整性,又要考虑标准体系的可扩展性,满足实际工作对标准的需求。因此,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按照标准化对象属性[5]的分类方法,分为基础标准、知识组织标准和知识服务标准3类,共15项标准。每类标准构成如下:
  (1)基础标准包括《专业出版知识标准应用指南》《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基础术语》和《专业出版知识服务规范》3项标准,形成对专业出版知识服务的统一认识。
  (2)知识组织标准包括《专业出版知识元描述规范》《专业出版知识应用单元描述规范》《专业出版内容资源加工规范》《专业出版内容资源标引规则》《专业出版内容资源交换规范》《专业出版知识关联规则》《专业出版知识地图描述规范》和《专业出版知识资源发现与更新规范》8项标准,形成对整合内容资源的关键技术及应用模式的统一认识,保障构建内容资源与知识体系之间关联关系,以及加工和标引知识化资源的规范化与标准化。
  (3)知识服务标准包括《专业出版知识图谱应用规范》《专业出版知识互动规范》《专业出版用户画像与信息采集规范》和《专业出版知识产品与服务评价规范》4项标准,形成对专业出版知识服务运营模式的统一认识,保障专业出版知识服务的服务水平。
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表见表1。


  五、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应用价值
  标准体系是顶层设计的工作,是规划标准的制定与实施、开展标准化活动、切实发挥标准效能的总体蓝图,对整个产业的规范发展和产业标准制定工作具有引导作用,是产业标准化发展必不可少的。本文所提出的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丰富了现有知识服务标准体系,可用于指导专业出版知识服务工作,对出版标准化的发展具有实践意义。其应用价值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在科学上,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构建有利于丰富知识服务理论,拓宽知识服务内涵,提升知识服务科技含量,促进我国知识服务学术领域发展。
  (2)在技术上,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构建有助于知识服务与新兴技术融合,促进知识服务及其相关前沿技术的应用与推广。
  (3)在产业上,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构建有助于带动整个出版行业的发展,推动数字内容产业乃至数字经济的发展。
  六、结语
  标准体系的建设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工程,需要建立相应的管理、运行和监管机制来确保标准体系的运行和发展。为保障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持续发挥其指导作用,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应坚持总体规划,统筹兼顾、持续发展和支撑应用的原则,对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不断完善。
  (2)应加大标准编制的投入,针对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的空白点,有计划、分步骤启动一批急需的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项目制定工作。
  (3)应组织开展相关重点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的培训,扩大培训范围,让各相关方更好地了解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要求,保证专业出版知识服务标准顺利实施,切实提升数字出版产品质量。
参考文献
[1]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EB/OL].(2015-09-05).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5/0905/c1001-27545655.html.
[2]杜子图,毛晓长. 区域地质调查标准体系研究[J]. 地质通报,2017,36(10).
[3]习近平致第39届国际标准化组织大会的贺信[EB/OL].(2016-09-12).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9/12/c_11195541 53.htm.
[4]谢秋学,雍志娟,贺芳,等. 构建专业出版知识服务体系的通用框架[J]. 出版发行研究,2018(8).
[5]李春田. 标准化概论(第5版)[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haKnJUKVrN_ekdhorniiew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