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英文科技期刊与国际出版商出版服务合作情况探析
发布时间:7/18/2019 9:57:51 AM 浏览次数:475
分享到:

摘 要:目的 了解目前中国英文科技期刊与国际出版商合作情况,为中国英文科技期刊与国外出版商合作办刊提供参考与指导。
方法 选取具有典型代表性且占中国期刊合作办刊市场份额较大的国际知名商业出版集团、全球领先的专业学协会出版社和著名的大学出版社作为分析对象,分析出版商的主要概况及与中国英文科技期刊的合作情况。
结果 国外出版商主要为抢占我国高质量的学术资源,而我方主要为借助国外成熟的专业化出版平台,以快速走向国际化。双方的合作内容主要为网络平台搭建、期刊出版质量提升、国际宣传推广、期刊发展战略支撑等。
结论 我国英文科技期刊在与国际出版商合作办刊中存在诸多问题,国家相关部门应该发挥管理、引导、服务作用,建立政策引导机制及期刊合作办刊交流平台,共享合作经验。期刊编辑部应该制定期刊发展战略,结合自身学科特点及期刊可持续发展规划,寻求最适合自己的合作伙伴,切忌盲目跟风。同时期刊编辑部在国际合作过程中,应该学习国外的先进办刊理念、出版平台搭建技术、发行渠道搭建经验、国际宣传策略,从而实现搭建我国自主化的国际出版平台及品牌。
关键词:英文科技期刊 ; 合作出版 ; 国际出版商
  英文科技期刊在提升我国科研成果的显示度和国际影响力、增强我国国际学术话语权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随着科技期刊国际化进程的不断加速,中国政府抓住机遇,积极推行“走出去”战略,2012年1月9日原新闻出版总署出台了《关于加快我国新闻出版业走出去的若干意见》,该意见指出,要鼓励和支持出版单位开拓国际市场,出版适应国际出版市场需求的数字出版产品,要支持出版单位创办完全面向国际市场的外语类期刊[1,2]。由此,我国英文科技期刊迎来了非常重要的发展机遇期,根据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公示材料,自2013年实施“中国科技期刊影响力提升计划”以来,按照项目实施方案,2013—2015年每年支持创办10种新刊,2016—2018年每年支持创办20种英文新刊,这是迄今为止我国对英文科技期刊支持力度最大、支持面最广、影响最为深远的项目。近年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英文新刊数量逐年创新高,2015年有19种英文新刊获批,2016年有30种英文新刊获批。截至2016年底,我国出版的302种英文科技期刊中有99种是在2010—2016年创办的[3]。我国英文科技期刊不仅在数量上有了快速增长,在质量上也有巨大的飞跃,据统计,2017年,SCI新收录的中国英文期刊共有18种。在我国英文科技期刊数量和质量快速提升的情况下,我国英文期刊却没有可以展示、宣传推广的国际化出版传播平台,因此,我国英文科技期刊纷纷“借船出海”,与国际知名出版机构签署对外合作协议,希望借助国际出版商的出版平台提升期刊学术质量及影响力[4,5]。目前我国75%的英文期刊与国外出版商合作出版[6]。统计表明,获得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等六部委发起、科技期刊领域资助额度最高的“中国科技期刊登峰行动计划”的16种期刊(2016—2018年连续三年资助,单刊每年最高可获得250万元资助),全部都与Elservier、Springer Nature等国外出版商合作出版[7]。由此可见,与国外著名出版机构合作是中国英文科技期刊快速走向国际化及提高影响力的捷径。
  本研究主要就中国英文科技期刊与国际出版商的期刊合作情况、合作目的、合作内容等进行阐述,以期为后续需要与国际出版商合作的科技期刊提供参考。
  1 国际出版商及合作期刊情况
  科技期刊的网络化、数字化、国际化进程加速了我国期刊的国际合作。2005年起,英文科技期刊对外合作方兴未艾。据统计 ,我国约有75%的英文期刊与国外出版商合作出版[6]。国内除科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等大型出版社与国外出版商的合作外,以高校、学协会、期刊为单元的国际合作也迅速展开。我国英文科技期刊的对外出版合作对象主要为国外知名商业出版集团、全球领先的专业学协会出版社、著名的大学出版社。知名商业出版集团包括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爱思唯尔(Elsevier)、威利-布莱克威尔(Wiley-Blackwell)、泰勒-弗朗西斯(Taylor & Francis)、Science杂志社;全球领先的专业学协会出版社包括英国物理学会(Institute of Physics,IOP)出版社、美国物理联合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AIP)出版社、美国光学学会(The Optical Society of America,OSA)出版社;著名的大学出版社包括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CUP)、牛津大学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OUP)。
  1.1 知名商业出版集团
  (1) Springer Nature。2015年,Nature出版集团与Springer合并成为Springer Nature。这次合并造就了全球最大、最强的科学出版商之一。合并后,Springer Nature的杂志数量超过了此前世界上拥有杂志最多的出版公司Elsevier,成为拥有学术杂志最多的出版集团。目前,Springer Nature集团每年出版3000余种科技期刊。其中SCI和SSCI收录的期刊占比在60%以上,Nature、Nature子刊和Scie.pngic American等期刊在相关学科的排名比较靠前。
  Springer Nature一直致力于与中国最杰出的出版社、学协会、高校、科研院所合作,相继出版了一系列英文学术期刊(表1),为世界科研领域贡献了重要资源。自2006年Nature出版集团与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合作出版Cell Research,2008年Springer与清华大学出版社合作出版中国第一本开放获取期刊Nano Research以来,Springer Nature已成功与中国合作出版了150多种高质量期刊,涵盖近50个学科[8]。


  (2)Elsevier。Elsevier是世界上最大的医学与科学文献出版社之一,创办于1880年。核心产品包括:全世界最大的同行评议科研文献摘要和引文数据库Scopus;全球最权威的工程、应用科学领域文献检索平台Engineering Village,涵盖Ei Compendex、Inspec、GeoBase、NTIS Database、Referex、Ei Patents等10多个数据库资源,其中Ei Compendex是全世界最早的工程文摘来源;还拥有全球最著名的科技全文数据库之一的ScienceDirect,ScienceDirect收录Elsevier旗下各品牌及合作机构的3000余种期刊,是研究者的强大帮手。
  Elsevier与中国科研和学术出版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初。Elsevier是第一家在中国成立办事处的外国出版机构[9]。2001年,爱思唯尔在北京开设了第一个代表处。2005年6月起,中国“科技期刊合作计划”正式实施,首批45种高品质的期刊参与了这个项目。Elsevier在中国的主要合作机构及期刊见表2。


  (3) Wiley-Blackwell。2007年,美国John Wiley & Sons(约翰威立出版公司)与英国Blackwell Publishing(布莱克威尔出版公司)合并成为Wiley-Blackwell[10]。目前,Wiley-Blackwell拥有1600余种期刊,已经与全球700多个学协会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与中国合作的期刊达10余种(表3)。


  (4) Taylor & Francis。Taylor & Francis出版集团拥有200多年的出版经验,是世界领先的学术出版社之一,出版的内容遍及人文科学、社会科学、行为科学、科学技术和医学等领域,并在出版界和学术界均享有颇高的声誉。目前,Taylor & Francis期刊数据库提供超过2600余种经专家评审的高质量期刊,包括来自社会科学与人文科学先驱出版社Routledge以及声誉卓越的Psychology Press的期刊[11]。Taylor & Francis拥有500余种高质量的科学与技术类期刊,超过70%的期刊被SCI收录;其还拥有1500余种高质量的人文社会科学类期刊,其中创刊时间最早的期刊创办于1997年;Taylor & Francis与中国一些单位也展开合作并出版了优质期刊(表4)。


  (5) Science杂志社。Science杂志社拥有悠久的办刊历史、极高的同行评议标准及编辑质量、世界顶级科学家组成的同行评议团队、来自世界著名大学的专业背景深厚的编辑、作者的国际性以及美国科学促进会的坚强后盾[12]。Science杂志社虽然规模较小,但旗下拥有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Science Signaling、Science Immunology、Science Robotics等高水平期刊。随着国际知名出版商与中国英文科技期刊合作的推广与逐步深入,Science杂志社开放了与中国科技期刊的合作。2018年1月29日,科技导报社和Science杂志社就共同推广宣传全新综合性英文科技期刊Research举行签约仪式。科技导报社的Research为Science自1880年创建以来的第一本合作期刊,Research将利用Science杂志社的高影响力国际化传播平台和丰富的国际化高端学术资源,快速提高期刊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力争在短期内办成一本具有国际一流学术水平的国际著名综合性科技期刊,比肩世界名刊,助力中国的重要创新性科学研究成果快速进入国际科技交流中心。同时,与Science杂志社的合作推广为我国打造国际一流水平的科技期刊积累经验,提升我国科技期刊的整体水平,更好地为科技工作者服务。2018年7月4日,南京农业大学与Science杂志社举行合作创办英文期刊Plant Phenomics(《植物表型组学》)签约仪式,该期刊已于2019年1月正式上线发行,是Science杂志社在亚太地区合作出版的第二种期刊,该期刊采用开放获取的出版形式。
  1.2 专业学协会出版社
  (1) IOP出版社。IOP出版社是全球领先的专注于物理学及相关学科的科技出版社,是IOP的重要组成部分。IOP出版社与世界知名学协会开展广泛的期刊出版合作,包括中国物理学会、欧洲物理学会、德国物理学会、欧洲光学学会等。
  IOP的出版活动始于1874年的Proceedings of the Physical Society(《物理学会学报》),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已经发展到包括70多种期刊、会议记录、杂志和科学新闻网站。代表性期刊为Journal of Physics系列期刊,出版学科均为物理学及其相关学科。IOP出版社与中国的学协会、研究所等也展开了期刊合作(表5)。


  (2) OSA出版社。OSA的数据库Optics InfoBase包括14种OSA期刊、8种合作出版期刊和OSA主题会议录系列、三大行业会议录Optical Fiber Communication Conference(OFC)、Conference on Lasers and Electro-Optics(CLEO)、Frontiers in Optics(FIO)以及2012年新推出的Optics Image Bank(OSA 光学影像图库)。OSA出版社提供了世界上最大的经过同行评议的光学与光子学文献集合。根据2011年的Journal Citation Reports(JCR)数据,OSA出版与合作出版的15种高品质同行评议期刊刊载了光学和光子学领域35%的文献,而这些文献被引用的数量占这两个领域被引文献总量的41%[13]。SCI收录的77种光学期刊中,OSA出版的8种期刊的影响因子排在前25位。
  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的Chinese Optics Letters是OSA与中国合作的第一本期刊,继合作出版Chinese Optics Letters之后,双方再次强强联手出版Photonics Research,标志着中国激光杂志社与OSA在期刊出版方面的合作达到了新的高度。这是OSA与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合作出版的第二本期刊,也是OSA与中国光学界合作出版的第二本期刊。
  (3) AIP出版社。AIP成立于1931年,是一个由10个成员学会组成的非营利性的会员团体联盟。AIP不仅是数字出版的先驱,而且还是世界上物理学期刊的最大出版者之一。AIP出版社也是居于领导地位的科学出版社,AIP及其会员的出版物占据了全球物理学界研究文献1/4以上,已成为物理学相关文献的核心。
  目前AIP出版社与合作伙伴一共出版了40余种物理及相关科学的同行评议学术期刊,其中5种期刊为金色开放获取期刊,包括旗舰期刊《应用物理学报》和《化学物理学报》,两种杂志(包括Physics Today)以及AIP会议论文集系列(回溯到1970年第一卷)。2017年,AIP期刊出版平台共刊发了超过14000篇文章。按照出版的物理类的文章数量来排序,AIP在所有出版商中位列第四;按照被引频次排序,AIP位列第三。AIP与中国的首本合作期刊为Chinese Journal of Chemical Physics,于2012年正式出版。
  1.3 大学出版社
  OUP与CUP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大学出版社。
  (1)OUP。OUP以其出版物涉猎的范围广泛而著称,其中包括各个学术领域的著作、教科书、英语教学专书、工商管理著述、圣经、音乐、儿童书籍、词典、工具书、期刊等。OUP出版期刊的覆盖范围非常广。2017年的JCR数据显示,在OUP出版的440余种期刊中,SCI/SSCI收录的期刊有288种,收录总数占出版期刊总数的65%以上。OUP出版的期刊中不乏世界上享有盛誉的刊物,其中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Brain、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Public Opinion Quarterly等期刊的影响因子均在相关领域内排名第一。OUP与中国机构也展开了期刊合作(表6)。


  (2) CUP。CUP为隶属于英国剑桥大学的非营利机构,成立于1534年,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出版社之一。如今,该出版社每年出版约1700种学术图书及近400种学术期刊,出版领域涉及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及医学等学科,作者队伍遍布全球,并为超过70位诺贝尔奖得主出版过专著。2018年CUP出版的期刊总数达393种,其中SCI、SSCI、AHCI收录期刊283种,占比约为72%(JCR 2017)。期刊文理比例约6…4,涵盖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领域。CUP出版的每一种学术期刊都必须在经过CUP出版管理委员会(The Press Syndicate)的审核与正式批准后方能出版。出版管理流程与更广泛的同行评审流程是持续支撑和维护CUP出版水准的重要准则。根据2016年的JCR,35种CUP出版的期刊排在各自学科的前10位,其中18种排在前5位。超过60%的剑桥期刊是学协会合作出版期刊,不仅保证了出版内容的学术权威性,也为学协会成员和全世界读者提供高品质服务。
  CUP与中国学术机构合作紧密,与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合作出版High Power Lase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与上海交通大学合作出版Asian Journal of Law and Society,与北京师范大学合作出版Journal of Pacific Rim Psychology。
  2 合作目的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推进,科技期刊出版业市场也出现了明显的国际化趋势,出版集团遵循利益最大化原则,在世界各地抢占学术资源。随着中国科研经费投入的增多及科技实力的提升,科技产出数量及质量发展迅速,据英国Nature杂志发布的《2018全球自然指数》,中国对世界高质量科研的总体贡献居全球第二位,仅次于美国。中国巨大的学术资源及市场使众多国际知名出版机构纷纷抢滩登陆中国,抢占中国的学术资源与市场,扩充自身的出版资源。
  目前,中国还没有一家英文期刊学术出版集团或者平台能够独立地走向全球市场,与国际上知名出版商争夺市场,获取出版市场利润。因此,国内的英文期刊为提升国际显示度,纷纷“借船出海”,和国际知名出版商合作办刊,以期在以下几个方面获取成效:(1)扩充期刊发行渠道,提升期刊显示度。国外出版集团的数字出版平台起步早,发展较为成熟,无一例外地拥有内容齐全、功能强大的数字化出版平台,拥有广泛的读者群、作者群、在线编辑、审稿专家等资源,我国英文科技期刊可利用国外成熟的、专业化在线平台及发行渠道将期刊及载文及时、快速地推广至相应的受众,提高国际知名度,加快国际化发展。(2)学习先进的办刊理念。国外典型的科技期刊出版巨头在其出版运营中积累了大量宝贵的出版经验,我方可在与国外出版商合作过程中学习国外先进的出版理念,同时利用国外出版商提供的各种出版服务,如英文润色、人员培训和交流等,提高期刊质量和办刊水平。(3)提高被国际知名检索机构收录的概率。合作期刊可使用国外出版商的具有国际水平的稿件处理系统,一方面,优化稿件处理流程,提高工作效率;另一方面,可使期刊论文遵循国际同行评议标准,提高同行评议质量,进而提高学术质量,便于期刊的国际化。有研究表明,与国际出版社合作,采用国际投审稿系统处理稿件,论文审稿、编辑遵循国际惯例,是期刊入选Emerging Sources Citation Index(ESCI)的重要策略之一[14]。
  3 合作内容
  (1) 网络平台搭建。一是提供国际化的投审稿系统。国际上常用的投审稿系统有ScholarOne、Elsevier Editorial System(EES),PXP等在线投审稿系统。这些国际化的投审稿系统均为网络在线系统,可以从全世界的任何地方、多平台同时登录和使用。作者通过在线投稿可以随时追踪稿件状态,编委成员可以在线处理稿件评审过程,同时也允许评审人在线提交报告,极大地加快了稿件处理速度和效率。部分投审稿系统甚至可以根据合作期刊的要求配置个性化的编辑出版流程,支持最新的行业趋势和需求,包括ORCID、CrossCheck、FundRef等的链接。二是期刊主页网站建设。在出版商的出版平台上设置期刊主页,并及时更新数据,实现期刊数据的在线出版、保存。负责电子版的设计、生产,包括DOI号申请、元数据的生产等。
  (2) 国际化的宣传推广。在相关期刊群主页上显示期刊和期刊文章,在邮件推送中加入期刊和期刊文章;推送年度亮点文章;制作期刊宣传页(电子版和纸质版)、宣传资料(易拉宝、会议宣传、给编委的宣传资料等)等。
  (3) 期刊出版质量提升。合作期刊可享有专业化的稿件加工生产服务,包括对原始稿件的排版加工、语言润色、校样的核对,确保及时、始终如一的专业出版。部分出版商会安排期刊的专有期刊经理和出版支持经理,以确保快速、准确的高质量出版。
  (4) 期刊发展战略支持。利用期刊内容、作者读者分布、引用下载量和发行情况等数据的分析,指导期刊有目的地开展组稿、约稿以及国际宣传推广等活动。为了进一步扩大合作期刊的范围和建立期刊长期编辑发展策略,出版商会不断提供相关信息服务内容,包括出版和使用数据年报,可以用于定位期刊的收录方向或其他目标。同时可根据期刊发展需要进行调整,提供信息服务和支持以进一步帮助期刊达到发展目标,如期刊推广、扩大读者群、引用最大化、被重要数据库收录,并最终实现期刊极具竞争力的学术实力。
  4 国际合作问题及思考
  4.1 合作目标的选择
  部分英文科技期刊与国外出版商合作时,缺乏对合作方式、合作内容、合作预期、合作成效的深入调研与思考,仅仅是跟了“借船出海”的风,导致国际化合作出版流于表面化、形式化。部分英文期刊在合作之前缺乏从期刊发展战略层面谋划期刊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合作后才发现出版商的发展战略、发展重点与期刊的发展思路契合度不高,在一些方面制约了期刊的自主化发展,首期出版合作合同到期之后更换合作出版商的期刊也为数不少。因此,在进行国际合作之前,要制定期刊的战略发展定位及可持续发展思路,对国内期刊的合作方式、合作内容、合作预期、合作成效进行深入调研,设定期刊想要达到的目标。在选择合作出版商时,切忌跟风,不能认为与我国合作出版期刊较多的出版商即为最好的合作对象,也不能单纯地以合作费用高低、合作内容多少来判断,而要对出版商进行深入的调研,准确把握出版商的发展战略与发展重点,对比目标出版商的优势与特点,综合考虑出版商的多种因素——包括出版商出版同类期刊的质量、服务响应速度、出版商的学术声望及品牌效应、对期刊运营管理专业化程度及战略支持力度、国际宣传推广深度及广度等,同时结合自身期刊的发展战略定位与长远发展思路,寻求与期刊目标契合度最高的国外出版商,从而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合作伙伴。
  4.2 出版服务合同的规范引导
  目前,我国已经有400余种科技期刊与国外出版商进行合作出版,但是我国科技期刊的小、散、弱状态决定了我国科技期刊与国外出版商合作谈判、签订合同时几乎都是单兵作战,相比于具有丰富的市场经验、版权、法律意识的国际出版巨头,国内科技期刊市场意识淡薄、对国际版权意识不足、缺乏成熟有效的国际合作经验,因此,在合同的签订过程中,处于弱势状态的国内科技期刊出让了许多利益。调研表明,我国大部分科技期刊在与国外出版商合作中是没有获取任何经济利益的。这种经济利益分配上的不平等也显示了我国科技期刊在合作中的弱势地位,而版权归属、经济利益等合作出版中的不平等现象终将对我国的出版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建议出版行业相关部门充分发挥管理、引导、服务作用:规范国际出版合作法规、政策,自上而下做好宣贯工作;有计划地组织国际合作出版相关法规、合作谈判、合同签订的业务培训,强化国内科技期刊的版权意识、市场意识等;召开国际期刊合作经验交流会,建立编辑部相互沟通的渠道,共享国际合作经验,规避合作陷阱。
  4.3 自主期刊平台的建设
  国际合作出版是中国英文科技期刊“走出去”、提升国际显示度、增强国际竞争力的一种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其最终目的是有效地带动中国科技期刊行业的发展,促进中国期刊业走向良性发展的道路。自我国英文科技期刊与国外出版商开展广泛合作以来,我国的英文科技期刊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取得了诸多喜人的成绩。目前,大部分期刊的合作模式为“编辑部负责学术内容,合作商负责期刊平台搭建及运营”。在这种模式下,期刊的网络平台搭建、远程稿件处理、数字化出版、发行管理全部依靠国外成熟的平台与渠道,致使国内缺乏建设国际化自主平台的能力培养与积累的机会,致使我方出版业的核心能力与技术完全依靠国外出版商,丧失了自主发展能力。因此,我方在与国外出版商合作的过程中,要充分利用外方为我方提供的学习、交流、培训机会,积极汲取外方的经验,学习外方的先进管理理念、平台搭建技术和发行渠道搭建经验,建立适合我国科技期刊发展的国际化平台及发行渠道。
  5 结论
  本研究就中国英文科技期刊与国际出版商的期刊合作情况、合作目的、合作内容、合作中存在的问题等进行了阐述,以期为科技期刊与国际出版商的合作提供参考。但本研究的信息获取仅限于文献查阅及网站搜索,缺乏深入实地的调研,尚有许多问题需要深入探讨及系统研究。但不可否认,国际合作出版是国内英文期刊快速走向国际、提升国际显示度、增强国际影响力的有效捷径,但不能成为中国期刊走向国际的唯一途径。国内期刊应该理性对待国际合作,不要盲目跟风,同时国内出版方应在“借船出海”的过程中学习外方经验、技术、出版理念等,搭建自主化的国际出版平台及品牌,积极向“造船出海”转变。
  作者贡献声明:
  刘玉娜:设计论文框架,收集和整理素材,撰写并修改论文;
  杨蒿,唐勇:校核论文。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rTD61twe5PoVGCm-DceGHA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