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影响因子变胖的思考
发布时间:8/15/2019 9:50:51 AM 浏览次数:361
分享到:

  20年前国内大学本科毕业起薪一般都是每月400元以上,这点工资在城市还是勉强还可以生活的。虽然大学目前还存在明显的分级,根据有关招生宣传报告,如今普通本科到重点本科院校的本科毕业生起薪一般都是4500元到1万元以上。社会财富不断积累,各行各业的从业人员的薪酬也在不断增加。
  20年前兴起的SCI索引评价,以发表在外刊洋刊,特别是SCI收录期刊的论文为荣耀,当时号称三千三(3300种SCI期刊),如今web of science里可查询的SCI期刊近9000种,ESCI期刊(SCI期刊备选库)数千种,这些ESCI期刊经过评估后也会进入SCI期刊名单。
  每年6月下旬例行发布的SCI期刊影响因子依然成为6月份的话题,如蔡宁博士用统计手段分析了影响影响因子变化问题并在IEEE ACCESS上公开发表了研究论文。因为研究人员和读者都是有偏好期刊的习惯,每年影响因子发布后,多数读者和研究人员,特别是在读博士生,未晋升职称人员会非常关注自己发表论文期刊的影响因子变动趋势,如果上升了难免喜形于色,如果掉了下去就难免郁闷。
上涨思考
  有道是没有进步就是退步,因为同行竞争者一直在进步。
  影响因子整体上涨其实和工资薪酬上涨有类似的道理。技术进步和从业人员增多会促进社会财富整体增加,社会各个行业平均工资薪酬也会增大。在科学研究领域,从事基础研究的人员越来越多,期刊需求也是越来越多,毕竟科学领域内基础研究的成果无论高低,其完成人都有分享研究成果的欲望,而SCI期刊是承载分享这些成果的便捷载体。犹如旅游需求越高,交通工具多样性和便利性就会成为商业获利的途径。
  1)期刊影响因子整体增加是学术基础研究规模化的自然结果。
  2)期刊少数活跃作者选择性地推动。如期刊某些版块的部分作者引领性的论文,综述文章,这些作者在其他期刊积极扮演评审人角色等。
  3)出版社和学术编辑的积极推动。约稿文章,邀请综述和评论,专题文章,会议推介等。
  4)参考文献数量整体上升。对于多数期刊的快报因为页面限制,引用的参考文献一般在10条以内。随着数字化出版普及,绝大多数期刊对每篇稿件的字数和长度没有限制,作者为体现自己稿件和文章的信息相关度,引用的参考文献数量也整体上升了,这导致了所有期刊的引用总数都整体上升了,因此影响因子必然上升。
  5)商业行为和利益目标的推动。一些大的课题组偏好某些期刊而选择倾向性的推介与引用,同一出版社下的姊妹期刊互引等。
  6)引用指标下降的期刊值得反思。在影响因子整天虚胖的今天,如果期刊影响因子下降了,期刊编辑部应该反思其服务行为。如审稿周期,审稿人提供报告的可靠性,出版费用,零引用论文作者的比例,应答作者申诉是否有理有据。
  期刊引用率和指标整体都增长了,但相对排序和位次基本上是保持不变的。虽然有个别期刊呈现了直升飞机一样的上升,但从长远来说不可能一直坚挺上去。只有那些指标相对稳定的期刊才是比较可靠的。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