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专业出版机构的科技期刊运营模式研究 ———以德国 Thieme 为例
发布时间:12/5/2019 9:02:18 AM 浏览次数:758
分享到:

闫群,1),2),3), 刘培一3), 黄佳4)
1)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 100190
2)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图书情报与档案管理系,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 100190
3)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科期刊出版有限公司,北京市东城区东黄城根北街16号 100717
4)Georg Thieme Verlag KG, 14 Ruedigerstra?e, Stuttgart 70469, 德国
摘要
【目的】 研究与国内科技期刊出版(或集群化)规模相当,且出版部分非英语期刊的国际专业出版机构,剖析其科技期刊运营模式,借鉴其发展经验可能更有利于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
【方法】 采用网站调研、文献调研、实地访谈等方法,获取Thieme科技期刊运营模式的一线资料。
【结果】 Thieme在用户服务模式、出版策略、扩大传播与营销途径等方面做了很多尝试,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值得国内期刊借鉴。
【结论】 中国科技期刊应充分借鉴国际出版机构的优秀做法,在推行以需求为导向的办刊模式、简化期刊语种变更手续、建设有利于集约化发展的学科期刊群、调动青年学者积极性、鼓励科技期刊走出去实现全球传播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以期推进我国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设,实现我国科技期刊规模化发展。
关键词:专业出版机构 ; 科技期刊 ; 运营模式 ; Thieme
  《关于深化改革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的出台,预示着我国科技期刊迎来了发展的春天。《2016—2017年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指出,学术期刊集群化发展已经成为学术期刊增强实力、推动转型、提升品牌的重要途径,成为发展的重要趋势[1]。然而,面对数字出版的快速推进,国际出版机构加大了对世界学术资源的掠夺力度。借鉴国际科技期刊出版集团的发展经验,推进我国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设,实现我国科技期刊规模化发展迫在眉睫。
  目前,我国科技期刊基本延续着小作坊式办刊模式,运营方式粗放,融合创新不够,产品形态单一,传播能力不强,集群化发展动力不足。我国科技期刊语种以中文为主,与出版规模大、主要出版英文期刊的Springer-Nature、Elsevier等大型跨国商业出版集团的办刊模式差别较大。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科技期刊数量居我国之首,但也只有300余种,英文期刊不足100种;中华医学会主办、出版期刊140余种,英文期刊只有10余种[2]。近年来我国除了以出版单位为纽带发展综合科技期刊集群外,学科期刊集群的发展模式也颇具特色。学科刊群多以专业学科期刊为集群基础,数量普遍不多[3],如中国光学期刊网(52种期刊)、地球与环境科学信息网(178种)等,通常包含我国发展较好的中、英文期刊。截至2018年底,Thieme共出版191种医学和化学类科技期刊,其中,英文期刊90种,德文期刊101种,SCI收录期刊30余种(15.7%)。根据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现状,笔者认为研究像Thieme这种具有一定品牌优势,与国内科技期刊出版(或集群化)规模相当,且出版部分非英语期刊的国际专业出版机构的科技期刊运营模式,借鉴其发展经验,可能更有益于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
  以“Thieme”为检索词,在中国知网、万方数据中进行检索,共获得中文文献3篇,主要介绍Thieme数据库的检索方法[4,5,6],未见有关科技期刊运营模式方面的介绍。本文采用网站调研、文献调研、实地访谈等方法,获取Thieme科技期刊运营模式的一线资料。通过分析Thieme出版概况、用户服务模式、期刊出版策略和多元化营销渠道,总结出对我国科技期刊发展的建议,以期提供借鉴。

1 Thieme出版概况

  德国Thieme创建于1886年,至今仍为家族运营的出版社。Thieme专注于出版医学和化学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服务于医学教育,并提供高品质的图书、期刊和在线产品。1887年,Thieme收购了德语医学杂志《德国医学周刊》(DMW Deutsche Medizinische Wochenschrift),目前依然受欢迎,称为“德国的Lacent”。 截至2018年底, Thieme共出版191种医学和化学类科技期刊,其中,化学类期刊共4种,其余均为医学类期刊,主要涉及消化病学、神经外科学与神经病学、骨科、整形外科、放射科学、血管医学。Thieme与学(协)会采用灵活的合作出版模式,以英文期刊为例,27%的期刊为学(协)会合作出版期刊,为学(协)会期刊提供运营的支持与帮助,优化期刊线上功能,提高访问能力,注重在全球范围的宣传推广,以扩大期刊影响力。
  为顺应开放科学的发展,满足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OSTP)、Horizon 2020、德国科学基金会(Deutsche Forschungsgemeinschaft,DFG)以及英国研究理事会(Research Councils UK,RCUK)等机构的要求,Thieme根据学科或稿件的需求出版开放获取(Open Access,OA)期刊。截至2018年底,Thieme共出版OA期刊54种。整体上约30%的期刊为OA模式,70%为订阅模式;15%的论文为OA模式,85%为订阅模式;10%的收入来自OA论文的论文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APC),90%的收入来自订阅费。OA期刊或OA论文会长期存储于电子资源存档组织CLOCKSS或Portico,便于用户随时访问。稿件接收后支付APC,APC的确定一般是根据市场可接受的能力,为450~2300美元/篇。31种OA期刊为学(协)会或机构资助,这些期刊中有些对全部作者不收APC,有些只对资助机构的会员不收APC, 或对会员收取有一定折扣的APC。

2 用户服务模式

  Thieme非常关注期刊内容和用户体验,全方位为作者和读者两大用户群体提供便利,这在稳定期刊的投稿量、发掘新的作者、提高用户满意度、增强对期刊的黏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1 面向作者的服务模式
  2.1.1 更快、更有效的同行评审模式
  2017年,Thieme出版社化学期刊Synlett主编Benjamin List及编辑团队,开拓性地创造并实施了全新的论文同行评审模式——Crowd Review[7]。该刊平台聚集了70~100位有机化学领域有较高学术声望的审稿人,编辑通过审稿人自荐或主编推荐的方式实行审稿人动态管理。审稿人可根据自己的时间和兴趣决定是否参与评审稿件,并于48~72小时完成全文或部分内容的评审[8]。所有采用Crowd Review评审的稿件,评审速度非常快且评审意见公正、有深度。众多审稿人评审一篇稿件并给出反馈,为作者提供了更深刻、有洞察力的评审意见,有助于作者改进,即使稿件被拒,作者也不会抱怨。期刊编辑(Crowd Review Editor)会招募一些青年学者加入到Crowd Review中,同行业的专家以及青年学者可以同时在线交流,既提高了评审专家的积极性,也为青年学者提供了一个对话及业务提升的平台。
  2.1.2 “任你付”的OA期刊支付模式
  Pay What You Want(PWYW)模式即“任你付”[9],是一种参与式OA期刊定价机制,把定价权完全交给作者,作者可自己决定支付多少APC,[10]并且无论作者支付多少,出版机构均不拒绝。这是Thieme与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Ludwig-Maximilians-Universit?t München)商学院Martin Spann教授和经济学系Klaus Schmidt教授合作,为OA期刊The Surgery Journal开发和实施的出版定价方案[11]。该模式目前在部分Thieme新创办的OA期刊中使用,也为全球作者的出版消除了资金障碍。PWYW模式在OA出版中提供了一种资金灵活的替代式定价模式,为新刊吸引稿源起到一定作用。
  2.1.3 “任你投”的论文投稿模式
  作者将投稿论文修改成符合期刊要求的格式是一件十分繁琐的事情,为此,Thieme有些期刊如The Surgery Journal推出Submit How You Want的投稿模式,即“任你投”。在论文投稿时不要求作者修改稿件格式,只要编辑可读即可,由编辑处理格式问题,并承担语言润色工作,以减轻作者投稿压力,保证发表论文的高质量,以此吸引优秀稿源。
  2.1.4 青年作者的福利
  人在二十几岁时创造力应该是最强的,欧美国家中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一般也都依赖在30岁左右做出的成果而获奖[12]。为了更好地调动青年科学家向Thieme出版期刊投稿的积极性,培育期刊的忠实粉丝,Thieme选定一些领域颁发“青年科学家奖”,也有一些期刊主编参与举办作者论坛(Writers Workshops)。2009年,Thieme在血栓和止血领域设立“青年科学家奖”,以奖励在Thieme出版期刊上发表论文的优秀青年作者,每年奖励6位作者,每人1000美元。《胸心血管外科》(The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on)是德国很有威望的老牌期刊,每年会收到全德国在该领域约50%的投稿量。该刊的主编定期去拜访科研机构,针对初级科研人员介绍稿件撰写的经验等,培养青年科学家,吸引潜在稿源。通过颁发“青年科学家奖”和举办作者论坛,吸引青年科学家投稿的同时也提高了期刊的显示度,取得了较好的社会反响。
  此外,Thieme还通过设立奖项支持和奖励女性青年科学家。为支持和奖励在有机化学领域作出杰出贡献的青年女科学家,Thieme特设立“玛格丽特?福尔博士女化学家奖”(Dr. Margaret Faul Women in Chemistry Award)。此奖项2019年开始首次评选,以后每年一次,入选者将获得5000 欧元奖金。该奖励授予在有机化学领域取得公认的杰出成就,且独立从事化学研究工作15 年内的青年女科学家,国籍不限。
2.2 面向读者的服务模式
  2.2.1 注重内容建设
  内容建设是科技期刊发展的根本,是科技期刊可持续运营的基础。Thieme是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出版机构,注重内容的质量和可读性。Thieme的科技期刊更多的是从做好期刊内容的角度出发,根据读者喜好出版病例报告(Case Report)等栏目,不单从影响因子角度考虑期刊的发展。因此,Thieme出版的很多期刊影响因子并不是很高,但在行业很有名气。Thieme结合图书领域的优势,出版相应的期刊。例如Thieme面向学生及初、中级别的医学从业人员出版学生解剖口袋书及世界知名解剖学专著Atlas of Anatomy,并享有较好的声誉,还对应出版了Seminar系列期刊,较知名的如Seminars in Liver Disease。该刊邀请领域知名专家组成编委会,每期选择一个学科主题,发表综述文章,对初级及中级医生有非常高的可读性和指导意义。
  2.2.2 多元化内容定价模式
  目前数据库销售仍然是Thieme的主要盈利方式,Thieme 90%的收入来自数据库销售,10%来自OA期刊的APC。数字出版打通了个人购买者的购买渠道,使个人购买者能够更加便利地向国际出版机构直接购买产品。Thieme根据年份做成不同的数据包,购买的包不同,定价也不同。除了传统的数据库、单刊、单篇内容订购外,Thieme还提供更为多元化的内容销售方式,如提供医学领域的论文版权销售,即销售涉及药厂或某些药品的部分文章的发行权,可帮助制作单行印本供药厂分发宣传。

3 期刊出版策略

3.1 创办新刊集聚资源
  Thieme紧跟学科发展和科学前沿,结合出版社在图书和协会方面的资源与口碑,适时创办高起点的科技期刊,以最大限度满足用户需求,尽其所能集聚优质的科研成果。创办新刊意味着聚集新兴学科、交叉学科领域稿源或者将学科细分以扩大稿源量,为出版机构后期进行内容二次开发、衍生新的产品提供知识服务,奠定内容和平台基础。Thieme出版了有机化学领域知名的老牌期刊Synthesis、Synlett和Synfacts,并于2018年创办了新刊Organic Materials,旨在拓宽化学和材料学科领域。
  “向下滴漏(Trickle Down)”模式是近些年新兴的出版模式,像Thieme等拥有知名品牌期刊的出版机构,一般招牌期刊的稿件量比较大,由于期刊载文量有限,只能拒绝很多优秀的稿件。为了留住稿源,当某几个细分领域稿件比较集中的时候,出版机构通常会围绕这几个领域创办姊妹刊,且通常采取OA出版模式。对于新创办的OA姊妹刊,招牌期刊的拒稿若符合新刊的要求,作者同意后可将稿件和评审意见转至新刊,新刊编辑最终决定是否发表。这种模式对作者来讲,节省了拒稿后转投和再审稿的时间,为作者提供了便利;对新刊来讲,保证了新创OA刊的稿源量和学术质量;对出版机构来讲,增加了整体的稿件数量,扩大了资源量,增加了公司收益。如Thieme的Endoscopy International Open,Endoscopy为消化内镜领域顶级期刊,部分质量较高的稿件被Endoscopy拒收后会被转投至Endoscopy International Open。
3.2 动态管理期刊品种
  Thieme的科技期刊完全依靠市场化运营,通过长期的市场化运营和同行间的竞争与合作,不断发展壮大,实现服务于科研的使命,同时也形成了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期刊出版需要长期投入,但作为市场化的出版社,运营期刊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出版社的可持续发展和盈利。Thieme对于期刊实行动态管理,定期对期刊进行评估,对于没有利润的期刊会优先考虑调整方向,重组编委会;如仍没有效果,该刊就会被停掉,以减少资源浪费,这也是为了适应市场的变化。
3.3 灵活转变出版语种
  随着学科的发展和市场需求的变化,一些非英语期刊继续出版本国语言内容不能满足国际化市场的需求,国际出版机构会适时转变期刊语种,以实现期刊的更好发展。Thieme共出版191种医学和化学类期刊,其中德文期刊101种,占到一半以上,主要市场在使用德语的国家和地区。《超声波》(Ultraschallinder Medizin)创刊于1980年,在德国有很高的声誉,创刊后很快进入SCI、Medline等国际知名数据库,然而由于受到语种的限制,影响因子最高也只突破了1。2004年,该刊成为欧洲医学和生物学超声学会联合会的会刊,继续以德语出版会严重制约期刊的发展,也很难肩负作为欧洲联合会会刊的使命。为此,Thieme将该刊的出版语种转为英语,刊名和ISSN号不变,增加副标题European Journal of Ultrasound,既对期刊进行了继承和发展,又适应了环境变化的需求,2018年该刊影响因子为4.613。
3.4 深度挖掘内容资源
  Thieme借助先进技术,对已出版的资源进行二次挖掘,提供丰富的线上产品。Thieme的线上产品RadCases是一个可搜索的在线放射学数据库,它由一些经典和关键的案例组成,提供了数百张清晰的、高质量的X光片,帮助用户了解关键的发现,并识别正确的鉴别诊断——包括最关键的诊断,而这些案例和图片都来自Thieme出版的图书。同时,Thieme也是一个注重提供可视化产品的出版机构,很多e-products是在期刊或图书中提取出来的,增加电子导航,增强可视化效果,为用户提供个性化产品,方便用户使用。

4 多元化营销渠道

  俗语有云“酒香不怕巷子深”,但随着社会发展和技术进步,“酒香也怕巷子深”。科技期刊不注重宣传推广,将难以得到学者的认同和参与。Thieme非常重视自身品牌和产品的宣传与营销,具体体现在拓展营销渠道、广告业务互动、采取“本土化”策略打开国际市场三个方面。
4.1 拓展营销渠道
  Thieme除了通过自身扩大营销外,也与世界各地的经销商或销售代表保持紧密联系,以保证其产品可以推广到世界各地。Thieme的合作伙伴分为独家经销商、销售代表和非排他性的经销商三类,主要分布在学术活跃的国家和地区。
4.2 广告业务互动
  刊登广告是Thieme期刊普遍采用的营销方式之一。为了更好地开展广告业务,期刊也不断加强自身的品牌建设,扩大受众群体,实现良好的互赢发展。Thieme每种期刊网站的首页明显位置都有广告费(Advertising Rates)介绍,每种期刊定价具有个性化的特点,并不统一。一般会根据是否是彩色广告(如黑白印刷、标准色印刷、四色彩印等)以及占版面大小不同(如整版、1/2版面、1/3版面等)给出不同的价位。另外,广告介绍中会明确说明期刊的印刷数或发行量,供公司参考。
4.3 “本土化”策略
  为打开国际市场,扩大国际市场份额,Thieme采取“本土化”策略,积极开展国际合作业务和活动,深入挖掘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市场,在当地设立子公司或办事处,招聘当地的工作人员,实现“Global+Local”的良好统一。Thieme共有约1000名工作人员,分布在纽约、北京、德里、里约热内卢、斯图加特以及德国的其他3个城市,共8个办公地点。为扩大品牌的世界影响力,Thieme于2018年8月在北京新设办公室,加大在中国市场的品牌宣传力度。
此外,当前同类期刊的竞争比较激烈,Thieme借助“本土化”的社交媒体向目标用户推介最新出版的内容,定期发布博文,活跃社交媒体,吸引用户,提高出版物的影响力和受关注度。

5 对我国科技期刊发展的建议

5.1 推行以需求为导向的办刊模式
  我国科技期刊市场仍存留计划经济的痕迹,很多期刊仍停留在传统的粗放运营阶段[13],在选题策划、编辑出版等环节还是以编者需求为导向,较少考虑读者需求和作者服务方面。推行以市场为导向的办刊模式,要求科技期刊在贴近市场需求、满足读者需要的基础上策划期刊内容,快速发表最新研究成果,办出期刊特色。根据市场变化调整办刊方向和业务范围,推动科技期刊实现良性可持续发展。
  Thieme根据学科发展或已有期刊的来稿量适时创办新刊,对已出版的期刊进行定期评估,没有利润和发展前景的期刊会被停掉。我国2018年批准CN号的英文科技期刊只有8种,2017年25种,2016年12种,而Springer-Nature 2017年就创办新刊 30 种。我国科技期刊数量的缓慢增长远不能满足我国科技迅速发展的需求,严重影响我国的国际话语权。此外,我国论文质量、数量在相当多的学科领域均位居世界前列,且期刊群体相对较大,但我国科技期刊却为空白[14]。推行市场需求为导向的创刊模式,回归期刊商品属性,势在必行。
5.2 打通灵活变更期刊语种的通道
  国内很多老牌的中文科技期刊在发展过程中或是因为语种问题遇到“天花板”,或是同质化太强发展艰难,这些期刊都面临变更语种以寻求更好发展的需求。而在我国变更出版语种需要提交充分的可行性方案和各种材料,即使审批通过也会同时变更CN号和ISSN号,期刊遇到数据库信息变更等繁琐的事情,甚至影响数据库数据的连续性,给办刊人带来诸多不便。Thieme这种通过增加期刊副标题变更语种的方式值得我们借鉴。
5.3 建设利于集约化发展的期刊刊群
  Thieme采用集群化的科技期刊发展模式,编辑与出版分离,细化分工,编辑负责稿件质量,出版人(Publisher)负责期刊的整体规划和宣传,生产团队协调完成排版等具体的生产工作。细化分工,各自从事擅长的事,更有利于提高期刊出版效率。而我国科技期刊办刊模式单一,一人身兼数职,内容生产与市场运营没有分开。鉴于我国目前的体制机制,建议从生产环节的集约化着手,实现细化分工、编辑与出版分离,进而推动我国科技期刊的集群化发展。
5.4 调动青年学者办刊积极性
  在培育作者、组建编委方面,Thieme减少与大型出版社抢资源,敢于启用青年学者包括女性学者作为骨干编辑,成为中青年学者学术生涯发展的伙伴。当青年学者成长为学科知名专家时候,大多仍然会与最初合作的期刊保持良好的联系。我国的《航空学报》《中国科学:化学》组建青年编委的尝试,也证明办刊者应摒弃传统遴选编委的思维,组建青年编委会,这在提高编辑效率、激活编委活力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助力期刊发展、提升影响力[15,16]。
5.5 鼓励期刊走出去实现全球传播
  对于全球市场,“本土化”的团队和经验非常重要,Thieme在重要的地区都设立了专业团队,以期扩大业务范围,加速科研成果的传播。随着我国经济与科技实力的增强,我们有实力放眼海外。以Light:Science & Applications为例,截至2018年已在罗彻斯特、新加坡、巴黎和悉尼设立办公室[17],“本土化”的运营策略对于拓宽期刊稿源、提升期刊影响力起到了重要作用。我国有实力的科技期刊及出版单位可尝试在国外设立办事处,积极拓展海外市场,集聚海外资源,扩大我国科技期刊的国际市场份额。

6 结语

  中国推进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设任重而道远,在总结自身发展经验的同时,也要注重借鉴国外的先进做法。Thieme的出版规模与国内部分出版机构或学科刊群平台的期刊品种相当,也都有非英语期刊的出版,其在用户服务模式、出版策略模式、扩大传播与营销途径等方面的做法,值得我们参考学习。
  作者贡献声明:
  闫 群:撰写论文,修订论文并最终定稿;
  刘培一:审阅论文,提出修改建议;
  黄 佳:提供参考资料,修订论文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H8WobKMzRJghNRTZGB4R9Q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