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选“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的新创英文期刊调查分析及启示
发布时间:7/30/2020 9:52:41 AM 浏览次数:601
分享到:

王雅娇,田杰,刘伟霄,李川,郭丽娟,石文川.入选“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的新创英文期刊调查分析及启示[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20,31(05):614-621.
王雅娇, 田杰, 刘伟霄, 李川, 郭丽娟, 石文川
河北农业大学期刊社,河北省保定市灵雨寺街289号 071001
摘要
【目的】 探析我国近些年创办的优秀英文科技期刊办刊经验,为我国创办世界一流英文新刊提供借鉴。【方法】 采用文献调研和网站调研等方法,全面扫描2010年之后创办的入选“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领军期刊、重点期刊和梯队期刊的37种英文科技期刊的运营现状,分析英文科技期刊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结果】 入选期刊在与国际出版机构合作、采用国际化编委、注重稿源国际化、重视开放获取和网络首发等新型出版模式、重视数据库收录等方面具有很大的共性,对于新创办英文期刊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结论】 国际化发展道路是我国英文科技期刊的必然选择,新创英文科技期刊还应该在编辑队伍国际化、期刊宣传推广等方面加大建设力度。关键词: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 ; 英文科技期刊 ; 世界一流 ; 国际化 ; 发展策略
  科技期刊是科学研究链条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它在科学研究的生命周期中既是“龙头”又是“龙尾”[1],科技期刊体现着国家核心竞争力和综合软实力,是赢得国际话语权的重要工具。我国目前有5000余种科技期刊,可谓是出版大国,但与出版强国还相差甚远,与我国的国际声望极不相称[2]。目前,全球正式出版的自然科学领域期刊中,英文期刊约占出版总量的70%,英语是科技期刊出版的国际通用语言[3]。出版语言的国际化有助于期刊突破语言障碍、开拓海外市场、提高核心竞争力,同时也是增强期刊话语权和适应期刊国际化潮流的必然要求[4]。创办英文科技期刊,当仁不让地成为实现“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目标的重要方式[5]。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发布的统计结果显示[6],SCI 数据库2017年收录中国科技论文36.12 万篇,占世界份额的18.6%,其中第一作者为中国学者的论文共32.39万篇,我国SCI论文量连续9年排在世界第 2 位,我国科技论文“走出去”状况举世瞩目[4-5,7]。为了满足全球学术交流的需要,我国学者的重要成果多以英文论文形式发表,而我国目前仅有330余种英文科技期刊,难以满足我国科技工作者发表英文论文的需求[8]。
  我国出版的英文科技期刊从2000年不足20种,增长至目前的333种,英文期刊已成为我国科技期刊国际化的主力军[9]。在这些新创办的英文科技期刊中,部分成绩斐然,短短几年时间便被各大数据库收录,具有一定的学术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相反,也有些新创办的英文科技期刊举步维艰,甚至面临停刊窘境。因此,有必要对一些取得良好成绩的英文新刊进行深入剖析。已有学者对英文期刊的成功案例进行分析,例如张莹等[10]分析了Light: Science & Applications的成功办刊经验;也有针对某一领域英文期刊发展策略的研究[11,12];以及关于创办英文期刊的需求[13]、著作权[14]、组稿[15]等方面的研究。但鲜有关于我国新创办的优秀英文期刊的整体研究,尤其是与国外期刊的对比研究。
  由中国科协、财政部等七部委联合实施的“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以下简称“卓越计划”)是迄今为止我国科技期刊领域资助力度最大、支持资金最多、范围最广的专项工程[16,17],入选该项目的期刊均可谓是业界翘楚。2018年,我国新被SCI收录的16种期刊中,有12种期刊是2010年及以后创办的,充分显示了这些新刊的优势。近10年来,伴随着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科技期刊的运营模式发生了很大变化,我国科技期刊紧随世界科技期刊的步伐,步入了移动互联时代。鉴于此,本研究以入选“卓越计划”的2010年后新创办的37种英文科技期刊为研究对象,综合利用网络资源对期刊基本信息、运营现状、学术影响力进行统计分析,探寻成功办刊经验,并对照国外一流科技期刊寻找差距,为我国创办更多高质量英文科技期刊提供参考和借鉴。
1 调查对象说明
  入选“卓越计划”的领军期刊22种,重点期刊29种,全部为英文刊;梯队期刊199种,其中英文期刊为99种,所占比例将近一半。入选领军期刊、重点期刊和梯队期刊的英文期刊总数已占到我国出版的英文科技期刊总数的45%,我国对英文科技期刊的政策支持和重视程度可见一斑[18]。选取2010年以后新创办的37种英文科技期刊为本次研究对象,如表1所示。使用的网络调研平台主要包括中国知网文献和出版物检索、百度学术、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微信小程序、WoS数据库检索及分析平台、DOAJ期刊检索以及各期刊发布运营平台等;统计数据包括期刊基本信息、与国际出版集团合作情况、运营平台建设、主编及编委组成、稿源分布、开放获取及网络首发情况、数据库收录情况等。

2 基本情况分析
  入选期刊的基本情况如表2所示,从创刊时间分析,入选“卓越计划”的英文期刊以2010年、2012—2015年所占比例较大,另有一部分最新创办的英文期刊入选了“高起点新刊”项目,未纳入本次研究范围。从刊期角度分析,以季刊所占比例最大,有5种期刊完全摆脱了刊期的束缚,采用在线出版模式,多数期刊同时有纸质版(Printed)和电子版(Online)的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nternational Standard Serial Number,ISSN)。

  从主办单位角度分析,由高校主办的期刊所占比例最大,为40.54%;其次分别是各行业国家一级学/协会和以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为代表的国家主要研究机构;由出版传媒公司作为主办单位的期刊仅有1种。而全球科技期刊中,国际四大出版集团巨头(Springer-Nature、Elsevier、Wiley、Taylor & Francis)出版的期刊数量均在1000种以上。对比发现,我国目前仍没有能与国际出版巨头抗衡的大型出版机构。
  按照中科院JCR分区,入选期刊分布在全部11大类中的8类,缺少数学、化学、天文学三大类期刊(中科院JCR分区大类中的社会科学、管理科学不属于科技期刊范畴,未考虑在内),其中工程技术类位居首位,医学、地学和农林科学其次,而数理化类基础学科期刊数量极少。据乌利希数据库的统计数据,全球科技期刊领域分布中,医学(22904种,35.22%)和工程技术(16249种,24.99%)类期刊数量最多,数学(2824种,4.34%)、物理学(2017种,3.10%)、化学(2976种,4.58%)类期刊数量最少[7],与我国入选“卓越计划”的英文期刊比例分布相似。而我国在化学、材料学、物理学等学科上的科研优势和论文产出量与我国的优秀英文科技期刊数量并不完全匹配[12],因此更需要创办这些领域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以《先进材料》为例,该刊近些年的突跃式发展正是乘上了我国材料科学迅猛发展的东风,1999年发行的“中国特刊”开启了中国学者在该期刊的投稿浪潮,这种情况至今延续,目前仍有1/3的论文来自中国[7],我们应该借鉴其成功经验,充分利用我国优势学科创办英文期刊,在减少优秀论文大量外流的同时实现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目标。
3 国际化发展策略
  我国英文科技期刊在办刊之初便与中文科技期刊不同,采用国际通用出版语言,更便于国际交流、更容易进入国际检索系统,成为我国科研成果“走出去”的重要渠道。因此,这些期刊的发展更加彰显国际化发展的特征。
3.1 国际合作与运营平台的国际化
  为了克服我国科技期刊出版单位小弱散的现状,与国际大型出版公司合作成为近些年创办英文科技期刊的不二之选。从表3可以看出,与国际四大出版巨头合作的期刊占83.78%,与电子和电气工程师协会(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IEEE)合作的期刊有2种,与大学出版社合作的期刊有2种,仅有2种期刊未与国际出版机构合作。从国际出版业视角分析,商业公司的大举进入极大地推动了科技期刊的发展,大型出版商的品牌优势和成熟的运营模式,能够成为我国英文科技新刊的强大发展助力。同理,IEEE出版了全球1/3左右的电子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类论文,它的行业优势无疑为期刊注入了强大动力;以牛津大学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为首的大学出版社坚持高质量、精品化内容,成为高影响力期刊的可靠保障。

  另外,国内出版商与国际出版商的合作也取得了长足发展,科学出版社与Elsevier合资成立的北京科爱森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科爱植根中国,利用Elsevier的技术平台和资源优势,为我国科技期刊提供国际化出版平台服务与支持,为我国英文科技期刊搭建了一座走出去的桥梁,科爱共编辑出版英文科技期刊60余种,入选“卓越计划”的期刊中也有7种是与科爱合作出版的期刊。除了合作,开展国际并购更成为实力雄厚的出版企业迅速提升竞争力的常见形式,Springer-Nature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科学出版社于2019年6月完成了对法国科学出版社(Edition Diffusion Press Sciences SA)的收购,在迅速获得了约75种优质科技期刊资源的同时,极大地提升了品牌的国际影响力,成为我国科技期刊国际化的又一重大突破[19]。
  学术期刊出版平台聚焦“内容资源”,为期刊提供发布展示等功能,同时为终端用户提供检索、传播等功能。大型国际出版机构在期刊发布运营平台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这些平台多数集内容展示、数字化采编、自助式检索、个性化定制机制、社交媒体互动服务等功能于一体,如ScienceDirect、SpringerLink、Wiley Online Library、Taylor & Francis Online、Oxford Journals等都是其中的成熟案例。从表3中不难发现,入选“卓越计划”的期刊中有83.78%的期刊使用国际合作机构的运营平台,采用“借船出海”模式,利用国际出版商的平台和渠道更容易实现内容的全球化传播。
3.2 主编与编委团队的国际化
  主编是期刊的灵魂,编委团队则是期刊的智囊团。主编的专业素养与科研敏锐度是科技期刊学术水平的基本保障,而主编的国际同行认可度也与期刊的认可度息息相关,优秀主编成就一流科技期刊的例子在期刊出版史上比比皆是[20,21]。从表4的统计结果中不难发现,有近半数期刊拥有外籍主编,14种期刊拥有中外双主编,21种期刊外籍副主编比例超过国内副主编。

  将编委的个人学术影响力汇聚到期刊中,构成期刊核心竞争力。编委的学术影响力和号召力是期刊吸引优质稿源的利器,而提高国际编委的比例又在无形中提升了期刊的国际影响力。入选“卓越计划”的期刊中,约70%的期刊国际编委比例已超过一半,彰显了期刊的国际化定位。
3.3 作者与稿源的国际化
  通过WoS数据库和CNKI数据库统计入选“卓越计划”期刊2018年和2019年发表论文(仅限于研究论文、综述和通讯)的数量,并利用SATI软件分析其作者国家分布,结果如表5所示。多数期刊年均发文量不超过150篇,这可能是考虑到期刊评价指标,入选期刊对发文量采取保守和谨慎的态度,通过控制发文量把关论文质量,同时缩小分母,以实现期刊影响因子的提高。这种论文发表趋势在国际范围内也较为常见,但是应该找到发文量和评价指标的最佳平衡点,不能完全被影响因子束缚而背离了学术传播的本质。

  期刊作者的国际化狭义上可以用作者来源的国际化、作者的国家和地区分布的广泛性来衡量[22]。从表5中不难发现,入选“卓越计划”的期刊都十分重视期刊稿源的国际化,国外作者占比在50%~74%范围内的期刊数量最多,其中国外作者占比最高为91.6%(《运动与健康科学》),最少的也超过了20%。从作者所属国家地区分布情况分析,论文来自20~29个国家或地区的期刊数量占比最大,其次是30~39个,论文作者分布国家数量最少的是《地球与行星物理》,仅包括10个国家,最多的是《贫困所致传染病》,包括70个国家。但与国际顶级刊物如Nature Communications(2018—2019年共发表论文11347篇,作者分布在150个国家和地区)相比,仍有较大差距。稿源分布范围越广,说明向期刊投稿的国家越多,期刊的影响范围也越广,该期刊能够展示该领域研究成果的范围越大,期刊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也越大。另一方面,由于学术期刊作者即读者的特殊性,稿源分布越广,也反映该期刊被国际同行的认同度越大,更能彰显其科研学术交流平台的作用[23]。
3.4 开放获取与网络首发
  移动互联时代涌现出多种新型出版模式,开放获取(Open Access,OA)、网络首发、增强出版、数据出版等模式使传统的出版业更加立体。OA运动兴起之初是为了打破传统出版商对出版物的垄断,以达到完全服务科学研究和学术交流的目的。DOAJ是由瑞典隆德大学图书馆推出的,旨在收录覆盖所有学科、所有语种的高质量OA期刊。2019年,DOAJ已收录全球13000余种高质量OA期刊,入选“卓越计划”的期刊中有30种期刊被DOAJ收录,其余7种期刊虽未被收录,但也在其运营平台上实行OA出版(表6)。伴随着OA出版受重视程度的不断提升,国际出版巨头也纷纷推出自己的OA平台,如Springer Open、PLoS、BioMed Central平台等等。

  网络首发的优势在于可以确保学术成果的首发权并能够实现快速传播,网络首发需要相应的软件系统提供技术支持。入选“卓越计划”的期刊中有70%的期刊实现了网络首发,论文发表的时效性越来越受到重视。
3.5 数据库收录情况
  被国际著名数据库(如SCI、EI等)收录可以视为科技期刊国际化的重要体现。从表7可以看出,入选“卓越计划”的期刊75%以上被SCI收录,另有1种期刊目前为ESCI收录,7种期刊被EI收录。一篇具有学术影响力的论文不在于是否被收录,应该在于其对科学研究是否有助推作用,而这种作用恰恰又可以用论文的被引率来表示[24]。因此,被著名数据库收录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期刊的学术价值,更多学者倾向于将橄榄枝抛向这些期刊,从而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从入选“卓越计划”期刊的JCR分区可以看出,进入Q1区的期刊数量最多(14种),其次为Q2区期刊,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入选期刊的学术影响力。虽然期刊的影响因子与一篇论文的优劣并没有直接关系,但这是国际化期刊修炼内功的正道,唯有提高原创论文的学术水平,才能提升期刊的影响力,最终实现引领学科的国际潮流的目标。期刊影响因子的提高能够为其带来更多读者、吸引更高质量的论文,产生期刊的“核心效应”,这正符合作者投稿的取向规律[25]。
4 对新创英文科技期刊的其他相关建议
  通过对入选期刊的分析,我们更加深刻地意识到国际化发展道路是我国英文科技期刊的必然选择。入选期刊在国际化合作、国际化出版平台的运用、国际化编委团队、国际化作者群等的建设方面都具有很大的共性,为我国新创英文科技期刊提供了很好的参考。除此之外,新创办英文期刊还需要重视以下几方面的建设。
4.1 培养职业化、国际化编辑队伍
  若将期刊比作一艘船,那么主编便是船长,掌控船舶的前进方向;而编辑部主任则是大副,在船长的领导下负责日常工作。5000余种中文科技期刊是我国科技期刊发展的基座,为中国培育世界一流期刊培养了大量编辑人才,几乎所有成绩突出的英文期刊负责人(编辑部主任)都经过了中文科技期刊的打磨与培养。主编和编委团队的学术影响力与活跃度对期刊发展作用非常大,同时需要一支职业化、国际化的编辑队伍进行辅助。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对编辑队伍的要求,同时也是我们需要不断努力的方向,包括岗位分工明确、外语娴熟、学科专业背景深厚、学术洞察力强、具有全球学术视野与国际业务运作能力。
4.2 重视期刊的宣传推广工作
  互联网时代涌现出大批新生科技期刊,如何提高期刊的显示度和识别度成为了新刊必须面对的一项严峻课题。我国科技期刊在以往的宣传营销方面较为被动,但面向国际市场一味地等待只能错失良机,因此,为打造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必须在宣传推广方面不遗余力。可以效仿Nature及其子刊在全球设立多个海外办公室[9],充分利用区位优势辐射周边地区开展宣传、约稿、组稿等工作。在入选“卓越计划”的期刊中,Light: Science & Applications已在这方面进行了有益尝试,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9,26]。另一方面,国际会议也是宣传推广期刊、组约稿件的绝佳场合。国际会议,尤其是国际顶尖学术会议汇聚了大量行业精英,如何将其变成期刊的读者、作者甚至是忠实粉丝,需要期刊人用真诚的态度和热忱的服务去换取。除此之外,科技期刊更要重视大众传播与科普传播,以此来提升期刊的显示度。“互联网+”时代,科技期刊与社交媒体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丧失这片战场势必会阻碍期刊快速前进的步伐。因此,创办英文新刊也要充分利用各种新型社交媒体进行宣传推广。
4.3 注重服务质量与服务意识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科技期刊市场中,唯有用更加优质的服务才能赢得更多用户(作者)的青睐。期刊的服务不仅包括投稿系统的便捷度、审稿速度、发表周期等等,也包括编辑日常对作者的回复是否及时。“互联网+”时代,科研工作者希望寻求更加专业的知识服务,若是期刊编辑部能够给予作者超过论文本身的服务,满足其科研全流程的需求,一定会赢得一批忠实的作者。
4.4 构建自主可控的国际传播渠道
  “借船出海”是借助国际出版商的平台和渠道,帮助实现产品或版权输出,这是目前我国英文科技期刊普遍采用的模式,但这仅能作为我国英文科技期刊“走出去”、提高国际显示度、增强国际竞争力的一种手段。如何更好地“走下去”才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这可能是“借船出海”模式无法实现的。因此,利用先进技术,“造船出海”即打造我国自主可控的国际传播渠道是当前的一项重任。另外,以科学出版社为代表的“买船出海”模式,又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思路。将国外成熟的平台归为己用,克服“借船出海”中的利益冲突,快速地提升期刊运营水平与竞争力,实现弯道超车,但这种模式对出版社的实力要求极高。
5 结语
  伴随着我国科技期刊一系列政策、资助和举措的提出,我国科技期刊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近期,《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等相关文件先后出台,我国科研管理及评价体系对国内期刊的倾斜力度日益加大,更为我国新创办一批高质量的英文期刊,提升我国的国际学术话语权,实现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目标提供了助力。通过对已有的优秀英文期刊进行剖析,对标国际一流期刊,探析其在国际化发展道路中的成功经验,深挖其发展策略上的不足。以全球化的科技期刊发展战略规划为行动指南,学术引领为方向,资源积淀为基础,传播渠道为手段,各种要素相辅相成、形成合力,构成我国英文科技期刊的国际化发展路径。
作者贡献声明:
王雅娇:提出研究方向,设计论文框架,撰写论文;
田 杰,刘伟霄:搜集、整理资料;
李 川,郭丽娟:参与论文修订;
石文川:指导论文写作。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fJN632MOQxJ937o8FCgdLA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