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媒之光|基于世界知识大数据的学术期刊出版、传播与利用
发布时间:7/18/2019 10:34:39 AM 浏览次数:970
分享到:



摘 要  在新型的科研和创新范式下,读者对学术期刊资源的出版形态、利用方式、传播模式产生了新的需求,这给学术期刊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本文分析了在当前背景下期刊如何创新出版、传播和利用模式,深化知识服务转型升级,并提出了相应构建思路和解决方案。
关键词  大数据;学术期刊;出版;传播;利用
  学术期刊是在科技文化创新作用日益凸显的背景下产生的,其重要的社会功能是发表创新成果,推动创新发展。[1]科技期刊工作从一个角度看,由于它反映和积累了科研成果,是研究工作结束的一个阶段,所以可以说它是科研工作的“龙尾”。从另一个角度看,由于它及时提供了有关信息,交流了新的思想,所以它又是科研工作的先行,是科研工作的“龙头”。因此,学术期刊工作是科研工作的“龙尾”也是“龙头”[2]。在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形势下,学术期刊应该更多地发挥“龙头”的先行作用,积极主动、及时深入地提供新信息、交流新思想,为促进知识创新提供关 键性信息服务和问题导向的知识服务。

01 大数据时代学术期刊出版的机遇和挑战

1.1  大数据时代科研和创新范式正在发生革命性变化,对知识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
  大数据作为一种全新的生产力,不仅为科研、学习提供了更丰富的数据资源、更专业的数据分析技术,还带来了全新的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衍生了全新的科研、学习范式。科研范式经历了经验科学、理论科学、计算机模拟科学,逐渐演变为以海量科学大数据为基础的数据密集型科学[3]。
  伴随着科研范式的演变,研究方法也在不断升级。经验科学范式的研究方法以归纳法为主,理论科学的研究方法以演绎法为主。随着研究难度和复杂度越来越高,这两种传统的研究方法已经不能很好地解决科研过程中的众多复杂问题。在计算机技术的普及和带动下,以建模分析、计算机仿真为主的计算机模拟科学逐渐成为科研的常规方法,即第三范式。进入大数据时代,多维多源的大数据资源为科学研究带来了新的原动力,科研方法也由传统的假设驱动向基于科学数据进行探索的科学方法转变(如图1所示)。


  创新是国家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是一个组织发展进步的第一竞争力。在现代组织形式下,传统纵向线性的单一创新模式受到知识经济和信息技术的挑战,已经不能适应新型科研、学习、工作过程中解决问题的需求和协作形式,跨部门、跨组织、跨学科的开放式协同创新成为趋势。陈劲等[4]在深入分析各国创新模式的基础上,提出了整合式创新范式,即战略视野驱动下的全面创新和协同创新(如图2所示)。


  科学研究范式和创新范式的转变带来了新的知识服务需求,这一需求促进期刊在出版与服务方面进行转型升级。期刊出版需从两方面进行转变以适应这两种范式的演变:一是整合世界范围内各行各业的知识资源大数据,二是面向问题提供场景化智能知识服务,服务研究和创新的全过程。
1.2  世界知识大融合是用户消费需求升级的必然要求,是深度知识服务的基础
  面对科研与创新需求,应对多维度、多来源的文献大数据进行知识挖掘、筛选、加工、组织、聚合,形成可直接利用的体系化、系统化、碎片化、动态化、网络化的知识大数据,围绕科学工作生命周期,提供深度知识服务,并为知识创新、学习以及知识产品的生产、传播、利用提供各种先进的支撑平台和技术手段。
  知识融合不仅仅是知识大数据的融合,还包括知识数据的终端载体、产品形态、应用模式等的融合(如图3所示)。将海量的知识大数据与业务过程融合,实现准确的知识服务嵌入科研、学习、工作过程之中,这是实现精准知识服务的有效途径和方法。


1.3  世界知识大融合为期刊出版带来了新的挑战,也为其深化转型提供了战略机遇
  世界知识大融合给期刊出版带来的挑战表现在:①世界知识大融合是异构多源海量数据、碎片化大数据进行跨终端、跨载体的融合,这一融合必将倒逼期刊出版的生产模式和产品形态全面升级。②知识大数据的全面融合涵盖了面向业务场景提供多层级、多代级知识服务,即与应用场景的融合,但期刊传统的知识服务模式和手段无法满足这一需求。③世界知识大融合是跨学科、跨行业、跨国界的,期刊出版业必将参与世界范围内的竞争,需要组团并作好产业分工,构建集期刊出版、利用和传播于一体的多层次产业,打造期刊出版业的整体优势。
  学术期刊要真正做到“引领创新、服务创新”,做好世界知识大融合,这也是期刊知识服务转型升级的重要路径。期刊要真正做到“引领创新”,需要全面汇聚最新、最前沿的创新成果,包括一流的创新实践者、一流的创新领域前沿、一流质量的科研成果物等,为更多创新可能性提供坚实的知识基础。期刊要实现“服务创新”,必须为问题导向的创新工作过程提供关键性的知识服务,集成面向行业、学科、问题的多层次知识服务体系,面向实际工作过程提供全过程自动知识管理、场景化智能知识服务(如图4所示)。

02 学术期刊出版、传播、利用新思路

2.1  期刊出版创新:创新出版模式,提升期刊质量
  学术期刊作为传播创新成果、传递创新信息、反映社会创新动态的重要发布和传播载体[5],其存在的宗旨是“服务创新、引领创新”,能否围绕科研工作者学习、科研、工作中的知识需求,发挥服务、促进、引导功能,关系着期刊的生存发展与繁荣[6]。目前传统的期刊出版模式已远远不能满足新的科研和创新范式下用户实际工作中的多元化需求。因此,期刊出版业需要围绕用户科研创新需求,突破现有的出版和运营模式限制,做好上游出版、下游传播利用模式创新升级,为科研事业提供更全面、有效的支撑[7]。
  期刊出版需要改变传统以内容增值为目标的二次出版模式,深入挖掘用户科研、工作的实际需求,调整出版物内容组织形式,综合相关文献、知识点、图片、音视频、动画、软件模拟等多种形式的多媒体内容,形成无数个庞大的非线性知识网络,把读者的思维带进无限的知识空间[8-9]。
2.1.1  面向读者需求,创新出版模式,实现期刊出版内容、形式、传播手段的全面升级
  建设世界一流期刊需要世界一流期刊同等的表达手段。学术期刊作为发表、传播学术创新成果与研究动态的连续出版物,应对其出版模式及出版物形态不断创新,提高服务创新的能力和水平。结合读者需求,创新网络首发、增强出版、协创出版、数据出版、碎片化出版等多种出版模式,坚持高水平的学术水准,发表本领域具有创新性的成果(如图5所示)。


2.1.2  支持大数据增强出版,提供全新阅读学习体验,引领期刊知识服务转型
  传统数字出版物是静态平面化的内容表达,无法满足科研新范式下交叉链接、富数据、开放共享的需求,丢失了重要过程数据。增强数字出版实现了富媒体呈现、网状立体化、动态可交互的复合出版物,在出版物内容碎片化深度加工的基础上,将碎片化内容单元实现交互和内外部知识关联展示,构建文献知网节和碎片化知网节,实现数字化、全媒体无障碍阅读学习。增强出版更易于信息利用和传播,是采集大数据的重要来源,是实现真正知识服务的基础。
2.1.3  提供多种基于大数据的智能辅助工具,服务期刊出版高质量发展
  期刊出版涉及选题、校稿、审核、传播等多个环节,在出版过程中为其提供各类智能辅助工具,可以帮助期刊提高产品质量。在选题环节提供大数据选题策划工具,面向需求、基于大数据的选题策划系统,为作者和杂志社提供一流选题。在稿件校对环节提供大数据智能校验工具,通过大数据挖掘和学习,构建校对知识库,对用户提交的稿件进行智能校对和检查。在内容审核环节提供学术不端检测工具,基于全球大数据比对资源,为期刊出版提供稿件查重技术手段,保证稿件质量。在内容传播环节提供大数据评价工具,通过期刊文章的检索、浏览、下载、引用等数据对整刊和单篇文章进行科学客观评价。
2.2  期刊传播、利用创新:满足用户多层次知识服务
  受大数据时代的影响,未来期刊的阅读利用将从传统的整书、整篇阅读向知识要素阅读转变。通过读者对知识要素与读者需求的匹配,形成基于知识网络的面向工作过程的大数据知识服务平台,提升知识与用户之间的黏性,促进出版与读者之间的互动,推动期刊出版产业向知识服务业转型[10]。
  期刊出版服务三层云平台满足读者多层次知识服务需求,促进知识传播,服务知识创新(如图6所示)。


2.2.1  智能检索技术促进期刊文献高效传播,满足用户最基本的知识获取需求
  (1)基于世界知识大数据的中外文内容发现平台整合中外文海量数据资源,按学科分类体系及行业细分整合资源,提供各种检索方式。
  (2)移动版中外文内容发现平台利用移动互联技术多终端提供一键式期刊服务。支持智能检索,结果高度相关、最新内容优先;可按主题定制,情报服务全面完整、及时准确。
2.2.2  提供基于领域主题标签体系深度整合的行业知识服务,服务用户专业化知识需求
  跨行业的科学研究已成主流,构建基于领域主题标签体系深度整合的行业知识服务,利用XML碎片化技术实现碎片化内容的知识网络型整合,基于5W2H体系对文献碎片化内容进行标引。根据用户知识需求结构按标签揭示,在提供行业内外知识的同时深度整合机构本地信息和互联网信息。行业知识服务将扩大学术期刊的应用范围、应用深度,促进学术期刊在各行业的传播和利用。
2.2.3  构建机构知识管理与服务体系,提供场景化智能知识服务,深入服务科研工作全过程,全面支撑开放式协同创新
  深入机构有组织地研究学习和协同创新过程,面向机构具体研究、学习、创新问题和任务提供场景化智能知识服务。
  (1)场景化智慧协同工作。结合教学、科研实现人、知识、工作场景,三位一体,深度融合。
  (2)嵌入式精准知识服务。合适的知识在合适的时间地点推送给合适的人。
  (3)全程大数据知识管理。在业务协同和工作过程中实现自动的知识管理。
  (4)面向个人创新能力培养的探究式学习,全过程个人知识管理,服务终身学习。服务“阅读—思考—写作—表达”四位一体的深度阅读学习,服务大数据精准教学。深度阅读是一种基于知识图谱,集成期刊、图书、互联网资源等多知识源,具备内容理解、关联分析以及用户行为分析能力,支持个性化、基于上下文感知的知识推荐,向读者主动提供全面、关联、智能的深度知识服务的全新阅读模式。
  (5)构建大数据智库助力媒体智库建设,服务科学决策、创新管理。大数据智库以实现科学决策、精准施策为目标,整合各类大数据服务新型智库研究,服务战略决策,支撑学术期刊向媒体智库转型。

03 结  语

  在世界知识大数据深度融合的背景下,中国学术期刊出版转型升级势在必行,促进学术期刊出版、利用与传播,并在期刊出版产业上、下游 提供知识管理与知识服务,这必将助力学术期刊深度融合、全面升级、冲刺一流、引领创新。
参 考 文 献
[1] 邬书林.发挥学术期刊在创新发展中的作用[N].光明日报,2016-07-18(011).
[2] 卢嘉锡.既是“龙尾”也是“龙头”:要重视并做好科技期刊工作[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1990,1(1):2.
[3] 贾向桐.大数据背景下“第四范式”的双重逻辑及其问题[J].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7(6):14-20.
[4] 陈劲,尹西明,梅亮.整合式创新:基于东方智慧的新兴创新范式[J].技术经济,2017,36(12):1-10,29.
[5] 邬书林.发挥好期刊的创新功能在服务建设创新型国家中推动期刊繁荣发展[J].传媒,2014(18):14-15.
[6] 袁庚申,赵智岗,马国义,等.学术期刊新型出版模式与保障条件[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8,29(8):765-770.
[7] 况荣华.数字时代科技期刊编辑方式和出版模式探讨 [J].新闻研究导刊,2017,8(21):235-236.
[8] 郭亚军.大数据时代数字出版服务模式变革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2014(4):49,98.
[9] 王玮,冯自强.支持探究与创新思维的研究型学习工具:CNKI协同研学平台[N].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6-12-29(007).
[10] 任丽平.浅谈移动互联网出版[J].科技创新导报,2014,11(36):213-214.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js10oi8cG5DpbE-b4vpV1g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